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失败的行动》。

她眼睛里仿佛有种很奇异的感情手托着白木茶盘垂着头走了进来

四人離開后,張航松了口氣。

收起玉石,拿出魔石開始修煉。過了幾日后,身體復原后,張航去拜謝了林劍。

然后順勢開口想借神尊殿讓玄海渡劫。林劍自然同意,弓亢身份不一般。

在過半個月便要去捉拿火靈了。若是寵物能提高修為,也算他多了一張保命符。

如今上千合體修士聚集在一起,雖然提起萬毒教眾人心中不屑,不過如今這里有一半的人都是萬毒教的,若真發生摩擦,他們的實力自然不能小覷。

張航拜謝過林劍,然后便到了天尊殿。

玄海吞下幾百塊魔石后,便達到了頂峰狀態。接著玄海出來到地面。

硬接著四道天雷后,玄海氣息萎靡,急忙躲到了神尊殿下。接著又落下三道天雷后,天空放晴。

玄海如今有陰玉珠在身,這里的陽火對他幾乎沒有影響。

如今玄海剛到渡劫期,需要在外面修煉一些時間。

剛修養了兩日,哪位賀姓修士來找張航,說是兩日后出發。張航點點頭,然后去找常萬玉。

常萬玉見張航過來,非常高興,拿出一壺酒,和一些妖獸肉。

兩人吃喝起來。張航拜謝常萬玉當日恩情,常萬玉心里十分高興與張航喝了好幾個小時,接連夸贊張航少年英雄。

張航趁勢和他聊起當日渡劫之事。天雷劫通常情況都是以七為倍數,第一次七道,第二次十四道,以此類推。

從未聽說過九道天雷之事。

不多時三百多名合體修修士聚集在一起。

眾人眼角余光撇了張航一眼便沒有在多看,肯定是哪個大家族的直系弟子過來試煉。

這種事在破天宗經常發生,這些人試煉完后便會離開,試煉中還要其他人保護,所以眾人對這類人心里也沒什么好感。

常萬玉三人倒是和張航湊的比較近,眾人對三人亦是輕蔑一笑。

表面對三人不屑,實則心里妒忌。

“好了,時間也差不多了。這次各個宗門都來了不少人,特別是天界剛來交換完以后。加上我們這次來的人足有上千人。這次行動家師交代由我全權負責,還希望諸位師兄弟多多配合。”

林劍說完朝眾人抬手一禮。

眾人還禮,也不在多說什么,接著林家帶頭朝東飛去,眾人也紛紛跟上。

只見各個宗門人差不多都是這個時候出發,一時間上千人朝著東方飛去。

“弓老弟,一會要是開打的時候,你只需遠處協助我們便可。你雖有法寶護身,不過還需要格外小心。”

林劍回頭對張航說道。林劍說話聲音雖然不大,不過眾人都聽得清楚。

張航身上有韓重山的玉符,雖然不知道張航的具體身份,不過林劍絕不會讓張航出現意外。

所以當著眾人的面才這樣說的。眾人都是年老成精的人物,林劍的話他們也知道是說給他們聽的。

“多謝林師兄關愛,我只有自保之力。”

張航朝林劍拱手拜謝。眾人心里點頭,渡劫一期修士能稱呼林劍為林師兄。

可見這人有一些門道。到時候打起來的話,若是能搭救他一把,也不失為一件好事。

“弓老弟,你放心好了,有我常萬玉在,絕不會讓你涉險的。”

常萬玉哈哈一笑,眾人撇了他一眼心里十分不爽。

張航連忙拜謝常萬玉,看著眾人的表情也能猜到八九分。

這些都是你們自己想的,我可從來沒說過我有大背景。

不多時出了靜火城,只覺得一股暴躁的陽火之力襲來。眾人馬上催動魔氣護住身體。

回頭看向其他宗門,這些人大多是十幾人一起。

然后于關系比較好的宗門一起行動,七星宗,御劍宗,滴血教,魅影宗,尸傀宗等都實力強大的宗門都來了不少人。

隊伍最后的是萬毒教,萬毒教修士身上散發著刺鼻的氣味,在加上身上放出的各宗毒霧。眾人只知道他們來了不少人,卻察覺不到具體人數。

飛行了幾日后,眾人分成了四股勢力。

破天陰陽宗一股,以七星宗為首的一股,以滴血宗為首的一股,剩下一股便是萬毒教。

勢力越多,到時候情況越亂,到時候找機會行動吧。

飛行了九日后,只覺得空氣中的陽火更加狂暴。

林劍等人還好,張航全力催動魔氣注入雪蛟甲才能穩住身體。

林劍等人見張航沒大問題,也沒多管,接下來難免要大戰一場。

現在若是多分出一份力量,一會戰斗的時候更容易吃虧。

終于看到一片長寬都在千米左右的巖漿,這巖漿表面一縷縷火苗竄出。

不時冒出氣泡。張航松了一口氣。

所以说,这些小弟们哪怕是本身身上非常的疼痛,但也都迅速的向着其他的地方爬了过去。

整个场面,看上去非常的热闹与滑稽。

而唐明哲自己,也是赶紧的爬到了一个并不妨碍燕飞的地方。

李卫红听着燕飞的话,并且看着燕飞的动作,也知道燕飞这一番应该是已经饶过了他们了。

心中舒了一口气的李卫红,也赶紧的紧随燕飞的脚步,向着自己的车那里走进去。

等到李卫红以及燕飞全部就坐进车里的时候,挡在他们面前的那些人,也都已经将地方给腾......

他也笑了笑,道:还有别的人呢?知道我绝不是她的对手可是你…陆

這個世界鳥語花香,四處都充滿了讓人開心的味道。

陳飛剛一進入這個世界,就感覺到了這種舒爽的感覺。

自己好像得所有地方受到的所有壓力在這里一瞬間就蕩然無存,什么都不存在了。

他一屁股坐在草地里,他這時候才發現這所有的草地和花都是真真實實存在的,自己如果想要的話,甚至可以把一朵花從地上摘下來。

但是他并沒有那樣做,他并不想破壞整個自己精神世界里好不容易出現的這些鳥語花香的平衡。

他坐在地上閉上眼睛大口大口的喘氣,希望通過這種方式能夠讓自己重新的尋找到一種走出去的力量。

心魔跟自己說的沒錯,看來自己是真的對于過去的世界太過于留戀了,所以才會在這里產生這么多的想法。

他確確實實想要回到自己以前出生的那個世界當中。

那里有他的親人朋友,也有她很久沒見的好兄弟,而他們現在都不知道怎么樣了,而他們現在還記不記著自己自己都不知道了。

他輕輕的閉上眼睛,他感覺一股神奇的氣流就在他丹田里來回的上躥下跳左沖右進好像是要尋找一個沖出去的想法。

這種氣流在他身體里循環往復的運轉著,并且好像極其的讓人感覺恐懼和可怕。

氣流每到一個地方就會引起一種劇烈的疼痛感,那種疼痛感好像就像有人用小針在扎你一樣,讓你實在無法接受也無法理解日后該怎么辦。

剛開始是腹部。那種劇烈的疼痛感,讓他不由得彎下了腰又接站不住了。

河畔的垂柳撲簌簌地抖動著,細支隨著雨花臺上的五彩石子,互相碰撞著,摩擦著,發出細碎的悲鳴聲。

就在這個時候后湖黑乎乎的,水面上一圈圈漣漪無端浮現,輕輕沖撞起一邊的山巒,就好像那股身體一直在沖撞著自己的腹部一樣,讓自己無論如何都無法平靜下來。

他彎著腰弓著背,盡可能讓自己平穩起來,但他知道這種簡單的方式是無法讓自己徹底恢復的。

他盡可能的平穩住自己的氣息,想要通過這種方式來慢慢的使自己呼吸凝練起來,但好像并不可能。

這個時候他耳邊再次響起了黑衣人的聲音,這個聲音是那樣的沙啞丑陋,沒讓他感覺如此的不舒服。

“其實你發現了這個你精神世界當中最干凈清澈的烏托邦世界,你也無法完全逃離你的心魔。”

他的話是沒錯的,雖然這么說有點讓人接受不了,甚至有些生氣,但確確實實如此一個人,就算是真的找到了烏托邦,他也無法完全逃避開心里的褶皺。

尤其是身體里那股神奇的到處亂竄的氣流,讓她實在無法平靜和平穩下來,他只能盡可能的一邊呼吸一邊調整的自己的氣流。

“你何苦把自己弄得這么難過呢,你還真就不如就順應著心魔教育你的東西,慢慢的熟練起來呢。”

陳飛看到這個人滿臉的笑容就感覺一陣惡心,想要反胃吐出來的感覺。

别的什么要求,而是很干脆地放过了她,恢复了她的自由身。

搞得青橙提前准备的很多话都没用上。

“如果不是江老板的话,我也不会这么快的恢复自由身。”

“如果你真心想感谢我,那便在书店好好干。”

青橙点了点头。

这时候,正好有一位青年男字走进书店。男子在书架前翻找了好一会儿,都没有选定。

青橙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觉得自己似乎应该做些什么,便走过去想询问对方:“客人需要什么,我可以帮忙找一下。”

却不料对方听到她的话之后,忽然涨红了脸,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买,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看着对方匆匆离去的背影,青橙有些迷茫,不禁喃喃自语道:“我是说错了什么?还是做错了什么?”

江臣呵呵笑了起来。

青橙看向江臣:“老板知道原因?”

江臣喝了口茶,方才慢悠悠说道:“你可以去看看他刚才翻看的书架。”

青橙走到刚才那位青年男子站立的地方,才发现这一处的书架上摆着的都是一些色彩艳丽的漫画。男子最后急匆匆放下的书没有塞整齐,露出一角。青橙顺手取下,翻开,只见里面的内容都是些面容姣好的萌妹子。看了好一会儿,她还是不大明白其中缘由。

“有什么不对吗?”

“没什么不对。”

“那他为什么匆匆离开。”

“嗯,要说什么理由的话,那可能是你太漂亮了,让他有些无所适从吧。”

青橙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看着江臣笑道:“老板你刚才是在夸我漂亮?”

“是的。”

“那这算职场性骚扰吗?”

江臣若无其事地摇摇头:“你这算是冷笑话吗?”

“看老板的表现似乎不太好笑。”

“这大概是我的笑点比较高。”

青橙将手中的书合上,将之塞回远处,整理着被那位客人翻乱的书:“那我想请问老板,我该怎么做才能逗你笑呢?”

“你这话就比较像职场性骚扰了。”

理好书后,青橙走到江臣面前,笑着说道:“我虽然只跟老板接触过这么两次,但觉得老板应该是个很好的男性,但为什么老板现在还单着呢?”

“你似乎忘了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在书店做事的诀窍。”

“多看少说少做?我知道了。”青橙点了点头,“刚才我还担心我把客人吓跑了,老板你会怪我。”

“该是店里的客人跑不掉,不该是店里的客人留不住。”

青橙莫名觉得这话有些耳熟,略一思考之后,她才想起自己与书店签合同的那天,江臣也说过类似的话。而他当时说话的对象,似乎是针对一个国字脸的青年男子。

“老板,那个客人真的还会回来吗?”

江臣似笑非笑说道:“谁知道呢?”

这时刚好又有新的客人进门。

青橙微微欠身对着客人说一句“欢迎光临”,而等她抬起头来,却惊讶发现,门口站着的正是前两天在书店门口站了一会儿又匆匆离去的国字脸青年男子。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失败的行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平凡or不凡

紫豆儿

平凡or不凡

公子吃茶去

平凡or不凡

三古月东

平凡or不凡

涫溪儿

平凡or不凡

小叙

平凡or不凡

雨辰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