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两个女孩全死了》。

王锐凄然道:可是除了我们两个,此明诏所欲宠也。将军宜承顺

我叫苏沐,男,二十六岁,担任卜邪特种部队的队长,是个心狠手辣,脾气暴虐的一个人。

你问卜邪部队是干什么的?

好问题。

和其它同类型小说一样,都是非常非常厉害的部队,因为涉及一些绝密情报的关系,我在这里就不细讲了,你只需要知道卜邪很牛逼就完事了。

说完了卜邪再说我,现在的我正在执行任务,任务比较简单,说的直接点就是带着新兵熟悉熟悉相互配合和对装备的熟练。

任务一开始还风调雨顺的,队伍里时不时能听到新兵们洋洋自得的笑声,认为卜邪派发的任务过于简单。

可就在任务最后关头,准备和其它部队进行交接的时候,遭到了埋伏。

本应该和我们进行对接的队伍突然对我们开起枪来,我顿时明白,自己这是被阴了一手。

我执行过很多任务,树立的敌对也不止一个两个,所以我并没有觉得意外。

只可惜对方这次显然是有备而来,我带领的也不过是一群新兵,在这次任务中,被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型号的手雷炸到,失去了意识。

当我醒来的时候,面前不是一片狼藉的战场,也不是摆满刑拘的审讯室,而是一片祥和安静的教室。

胳膊被脑袋压的发麻,上面全是睡觉时压出的褶皱,课桌上还有一摊透明液体,不用想也知道,这就是我睡觉时流出来的口水。

可能是刚睡醒的缘故,我的视觉开始慢慢对焦,从模糊变回清楚。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一位中年男老师站在讲台上,手拿着语文课本,正充满感情的朗读着李白写的诗句。

我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最终也没在记忆里找到这个人。再看眼周围,班级里坐着的全都是我没见过的陌生面孔。

那些凡是被我眼神扫过的同学也都扭头看向我,看到他们想笑但又只能憋着的表情。我明白,估计自己现在这副睡眼朦胧,嘴角还流有口水的模样,换作是谁都会嘲笑一番。

毕竟我这二十六岁的年纪混到这群人里,怎么看都像是他们的叔叔。

面对这些我从未见过的人,我一时有些不知所措,仔细想想的话,自己在这之前应该是在执行任务,后来在对接的时候遭到了埋伏怎么突然来到了这里。

“老师!”我擦掉嘴角的口水,高举着右手。

“讲。”讲课的老师看了我一眼,面容一怒,似乎很不喜欢这种被人打扰的感觉,说话也变得没有好气。

“我想去洗手间。”

听到我的话后,老师权当没听到一样,抬起课本找回刚刚的情绪,继续有声有色的朗读着诗。

我冷笑一声,就在全班众目睽睽的注视下,走上了讲台,绕过了老师,又转身走出班级。

“哎你!”看着我离开的背影,估计老师也没想到我会这么强硬,不像其他学生一样委曲求全的苦苦哀求。

毕竟我也不是学生,又怎么会怕老师的那句“信不信我给你挂科”之类的话。

走出了教室,我站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心思逐渐变得复杂起来。

这里确实是苏海市,窗外那几个具有代表性的摩天大楼我是不会认错的。因为我曾经就在那里执行过任务,击杀了阴险狡诈的歹徒。

我凭着感觉找到了卫生间,基本每个学校的建筑风格都差不多,每一层的洗手间都在走廊的最尽头。

我来卫生间并不是因为三急,而是想借着水龙头的清水冷静下来。

可我一站在镜子面前,彻底傻眼了。

镜中的我是一位皮肤白皙,五官端正的男孩。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帅气中又带着一丝忧愁,让整个人看起来悲悲的。搭配着自然形成的三七分发型,到像是从二次元动漫里走出来的男主人公。

我不敢相信的摸着自己的脸,镜中的我

旁邊秋野浩一臉不可置信的大叫。

費盡心機的布局,眼看就要被突如其來的虎賁軍打破,他不服氣。

“假的?”

林肖的嘴角閃過一絲冷笑。

“那你看看我手中這虎賁軍令,是不是也是假的?”

林肖手腕一翻,一塊古樸軍令出現在手掌之中。

上面一只猛虎栩栩如生,傲視天地。

虎賁軍令。

古樸,厚重,沒有太多的裝飾和雕紋。

只有一頭栩栩如生的猛虎,仰天長嘯睥睨天下。

看似平淡無奇,一股奇異的兇氣卻隱隱約約從它上面擴散出來。

似乎讓人嗅到了一......

今少卿乃教以推贤进士,无乃与君之宠弟乎?”公曰:“多行不

天狼帮帮主南霸天见出不去,脸上阴沉不已,向着余县令怒声说道:“我不相信你的困神光永远困住我,只要我们把你杀死,困神光自然就会解除。”

“你这就想错了,不管我死不死,困神光的控制和我毫无关系,而是由古县城的气运所支持,提前我早已经设定好了,困神光只会困住你三天,到时我古县城的援军早已来到,到时你在劫难逃。”余县令说道。

“我现在先把你给杀掉,我看你还能不能看到援军到来的那日。”天狼帮帮主南霸天恼羞成怒的说道。

在南霸天旁边的铁扇书生听到余县令的话后,脸色一变,这不是说明他也逃不出来了,到时援军到来他也死路一条,看来要想办法脱离这个困境了。

“你现在想杀死我难了,难道你就不想想我为什么和你说这么多的话,甚至把古县城官印的秘密告诉你。”余县令的脸色变得红润了很多,也精神了许多,散发出淡淡的威势,比之前那虚弱状态完全不同。

天狼帮帮主南霸天,看到余县令的这个样子,已经有些明白了,他中了余县令的计了,随即阴沉的说道:“你趁着说话的这段时间,把伤势恢复了一些,不过你之前受了这么重的伤,顶多就恢复了一两成吧,就凭你恢复的这些能打败我们,再说你把官印都使用出去了,现在你有几分的战力。”

“还想套我的话。你认为我会说吗?”余县令冷笑一声说道。

“既然你不说,那么就厮杀一场吧,不死不休。”天狼帮帮主南霸天手拿着铁钯,向着天空中一跳,打向余县令。

余县令的官服无风自动,掌心间出现了一个惊堂木,手掌一抬,铁钯打到了惊堂木上面,当的一声,火花爆闪,南霸天被震飞出了几步远,而县令蹬蹬蹬退后三步。

这一击之下,余县令稍逊一筹,毕竟余县令立在房顶上,而南霸天在天空中,本身余县令占有优势,即使这样的情况下仍然退后三步,可见余县令失去官印之后,战力减少了很多。

“接着再来。”南霸天落到房顶上之后,大喝一声,拿着铁钯再去攻去,余县令拿着惊堂木不停的抵挡,时不时的找到空隙,抽冷子给南霸天一下。

两人激烈的打了起来,你来我往,你去我打。

另一边,千山帮帮主也拿着剑杀向铁扇书生,千山帮帮主手中的剑,如点点的落尘一般,飘渺而无踪迹,杀人而无所形,一剑杀出,危机四伏。

铁扇书生的铁扇也无比利害,如穿花的蝴蝶,向着千山帮帮主的要害杀去,铁扇上面的尖刺更是闪烁着寒光,向着千山帮帮主脸上招呼着。

每当铁扇杀过来的时候,千山帮帮主都用手中的剑抵挡,把铁扇击退,然后趁势追击,刺向铁扇书生,而铁扇书生的铁扇开合之间,挡住剑的刺击,再回以还击。

两人都没有使出全力,只是在那里僵持着,互相打得很轻松,不像县令和南霸天的打斗很激烈,一招不慎就会受伤死去。

周安在下面静静的听着,当把四人所说的话听过之后,他生起了一种想法,如果这个想法实施,说不定此次过后,他能获得巨大的利益。

随即周安不再躺在地上装尸体,而是一点一点的绕过这些打斗的人,打算离开县衙。

这些打斗的人周安早就观察过了,不但有木剑武馆的,还有铁拳武馆的,还有县衙中的武者,各个帮派的武者,一些散派武者,一些流浪武者,这些武者很多,都与天狼帮的武者战斗,让周安有些不解的是那些富户的武者,和玄清观的道士没有出现。

难道那些富户圈养的武者带着那些富户但要高一些、扁一些,兩只眼睛一上一下,看起來非常怪異。

當它進入防御狀態時,全身會如同一堵墻,而且是透明的,除非境界差距極大,否則很少有人能發現它的存在。

因為這一點,有些大宗會專門派人將它收為靈寵。

像今天這種情況,就收到了奇效。

葫老在和它相撞前,都完全沒有想到。

這一耽擱,三個大宗長老已經反應過來,將葫老六人包圍。

“去!”

霜痕長老取出流霜扇,用力一掃,冰風卷起,大量毒蟲被掀飛、凍住。

周圍的大宗弟子脫困,開始圍攏過來,進行站位、布陣。

“情況不妙!”

葫老本想趁著混亂之際,帶弟子離開,沒想到被空巖獸擋了一下,導致先機喪失,如今,局面正不斷往壞的方面發展。

啪!

危急關頭,附近山上突然有一道電光閃過。

“啊!”

霜痕長老慘叫一聲,連連后退,她的流霜扇不知被什么擊碎了,拿扇的右手,也被切掉了三根手指,鮮血流淌,刺痛鉆心。

“是誰?”霜痕長老震驚道。

與此同時,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了她的面前,面相威嚴,身材魁梧,正是雷勇!

咻咻咻!

九柄一模一樣的劍從雷勇空間戒指里飛出,在他的指揮下,形成一個圓形劍陣落下,將葫老等人護住。

原本快成型的大宗法陣,也被這道劍陣擊潰。

大宗弟子們受到反噬,紛紛吐血倒地。

“別害怕,我是來救你們的,待在劍陣里不要動!”雷勇對著葫老等人道。

“閣下是誰?”一旁的五雷長老道,“我們是霸天宗、冰雨宗和梨花宗的長老,來這里收服神藥谷,還請閣下不要摻和!”

雷勇冷笑了一下道:“不用拿三個大宗來壓我,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別說你們只是長老,就算你們宗主親自到場,我也得斗上一斗!”

一直沒有說話的聽玉長老眼睛一瞇:“看閣下氣息,莫非是月湖宗的雷勇長老?”

雷勇笑了笑:“總算來個有見識的了,不錯,我就是雷勇,你們誰先上?還是一起來?”

聽玉長老拱了拱手道:“閣下說笑了,你是道痕三境巔峰的前輩,我們就算一起上,也不可能是你的對手,只是,我很好奇,究竟什么人,可以請動前輩出手?”

雷勇道:“這你就不用管了。”

聽玉長老微微一笑道:“那如果我們出對方十倍的報酬呢?”

“十倍?”雷勇嗤笑了一下,“你們能拿出十件靈器?”

“靈器?”

一直沉穩的聽玉長老驚呆了,他沒有想到,竟然有人舍得拿出靈器請雷勇出手,這太不可思議了。

要知道,靈器這種東西,很少有被撿漏的可能,基本都集中在各個大宗手里。

神藥谷只是散修,葫老的名聲,也只在周圍區域流傳,可附近能拿出靈器的,只有三個大宗,難不成,大宗里面,有人想用靈器讓自己人打自己人?

說不通!

聽玉長老道:“前輩沒有說笑?敢問是什么靈器?”

雷勇瞥了他一眼:“你覺得我會說出來嗎?反正不會騙你就是了。”

聽玉長老擦了擦汗:“是在下夸口了,沒想到有人竟舍得拿出靈器,十件我們的確是拿不出來,但三件,我們還是可以做主的,前輩考慮下?”

上古藥經雖然厲害,但要讓三宗用十件靈器去換,先不說愿不愿意,光數量,就湊不出!

而如果只出三件,那每個大宗出一件,還是可以的,上古藥經的價值,遠在三件靈器之上!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两个女孩全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海贼之复仇者

禾千千

海贼之复仇者

一笑生

海贼之复仇者

唯愿紫叶

海贼之复仇者

网上赌博AG游戏平台13

海贼之复仇者

打死不鸽

海贼之复仇者

龙腾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