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骤变》。

再看那个被炸得变形的项圈,确实够坚硬,刚才自己用钢筋钳用力去钳只是夹出几毫米的缺口,并没有夹断。

虽然炸伤了手,但因为提前布置了遮挡物,命总算保住了,通过实验也知道了,这东西确实不能乱拆,监控都被砸了,项圈却依然爆炸,估计真的装了什么感应装置。

高个女正要去捡那炸坏的项圈,却听到一阵急促的滴滴声,声音不大却刺耳,仿佛就在耳边响起,不对,是自己脖子上的项圈在发声。怎么回事?

“嘭”的一声,等不到高个女再去思考,她脖子上的项圈爆炸了开来,鲜血飞溅,眼前的画面定格在众人的惊恐中,一阵天旋地转,陷入了一片黑暗。

现场的所有人都忘记了发声,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她们的主心骨,那个很有主见的高个女,变成了一具无头的尸体,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为什么?为什么她会死?她不就是试着拆了下项圈吗?又不是自己的项圈,怎么就被杀了?监控不是都被砸掉了吗?她们做什么应该看不到啊?对方怎么就知道了,还精准的杀了人。

袖章男最先反应过来,摸了摸脖子上那冰冷的项圈,那简直就是一道魔鬼的枷锁,上面说不定就装有监听或者录像的设备,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没能逃过对方的眼睛。

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只剩下极端无助与恐惧。

在他自信丧失,面临崩溃的时候,房间里另一个女生似乎已经精神崩溃,神情异常了,绝望,深深的绝望,他们就是别人手中的小白鼠,就像被猫玩弄的小老鼠,在做着垂死的挣扎,自己依然活着不是因为自己运气好,只是猫还没有玩腻。

脸上神情似笑非笑,一步步走向窗口。想要去开打窗帘,想要去看看阳光,反正都是死,她宁愿不再受这种恐惧的折磨。

“你做什么?别开窗户!你不想活了吗?”袖章男疑惑地看着这个女人的动作,看到她扯掉窗帘才反应过来,外面可是还有一个弓箭手,对方没有冲进来,是顾忌自己这边人多有埋伏。

现在自己这边已经死了三个了,只剩下两个没什么用的女生,哭哭啼啼只会拖后腿,虽然没什么用但关键时候还能当挡箭牌,现在这挡箭牌竟然不想活了,他急得大嚎。

一支利箭带着破风声朝着女生飞来,直接刺穿了女孩的心脏,看着没入胸口的箭身,没有感觉到多少疼痛,只有胸口一麻,传来一阵温暖的感觉,很快意识开始涣散,终于解脱了,终于不用再害怕了。

远远看到女孩中箭软道,一个微胖的青年,脸上带着兴奋,收起了弓箭,从藏身的草丛里跳了出来,正愁看不清目标,对方打开了窗帘简直就是愚蠢,他要再换个更好的,看看能不能看到藏起来的几个家伙。

才刚走了几步,一声巨响从身后传来,整个身体突然颤了一下,低头一看,自己肚子出现一个碗口的大洞,鲜血喷涌而出,身子一下子变得冰冷。

“狙击枪?”他在游戏中听过这种巨大沉重的枪声?没想到竟然在现实生活中遇到,幕后黑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竟然连这种管制的武器都准备了,他直来得及说了三个字就再也没力气站着,无力的软倒下去。

周朴猫到窗口,刚巧看到那个弓箭男被狙击枪射死,也是暗暗震惊。声音离他很近,就从楼上传来,玻璃都被震得咯咯作响,也就是说在六楼或者天台有一个狙击手在埋伏着,那人多半是个加入这个死亡游戏的学生,因为幕后黑手杀人直接起爆项圈就可以了,不需要动用其他武器。

天台到食堂隔着百多米路,竟一下子打中了,对方一个学生竟对这种反器材武器那么熟悉,让他暗暗吃惊。这些学生中还真是卧虎藏龙啊,自己看来也是小看了这些孩子。 逆境中,有些人放弃了,也有些人爆发了出超常的潜力。

自己得打起精神,否则一不小心就会死在某人的手里。死亡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甚至他目睹过几百人集体在他面前自杀的恐怖场景,但孩子见相互残杀还是第一次,他不想杀人,但更不想乖乖被杀。脖子上的项圈就像个定时炸弹,这段时间他都在想怎么才能摆脱这个东西的束缚,在没有把握拆除的前提下,他不敢贸然行动。

枪声再次响p>

何問天有些歉疚,看見趙盤在旁邊笑,立刻把他拖過來:“老頭兒,輿論的事情好辦,把鍋甩給羅曼·塞納分分鐘給你扭轉過來,我們這次回來,可是給你帶了個驚喜大禮,咱也算功過相抵唄?”

在何平疑惑的目光中,他把趙盤推到前面,又播放了趙盤情緒激動出BUG的視頻。

老人這下是真的激動了,抱住趙盤一陣猛晃,然后想起什么似的,又上下打量了一下,轉而捶胸頓足:“誰讓你更換軀殼的?你換了零件,我還怎么研究?”

他語氣很沖,趙盤產生了一種不好的預感,朝著辣醬身后躲閃:“你們要拿我做什么?我可警告你們啊,別惹我,兔子急了還咬人呢!”

看他抵觸情緒這么大,何問天終于給出了解釋,再生人一直不被人類廣泛接受,主要是人們普遍認為這是一個人工智能的騙局,所謂的人類靈魂,只不過是一些數字算法。

而人們恐懼人工智能已經兩百多年了,根本不能接受這種連機器人三定律都沒有產品。

趙盤的情緒波動造成軀殼故障,從一定程度上證明了靈魂不止是記憶和算法的結合。

何平看問題顯然比何問天要深遠,他拖著趙盤就往山洞里走:“豈止是證明靈魂這么簡單,靈魂外放,反向輸出啊,超自然現象……”

趙盤仍舊聽得一頭霧水,他不關心這些,他只想知道,自己會不會被大卸八塊拆散了做研究。

所以當老人拉著他時,他猛然反抗起來。

他忘了,自己可是機械軀殼,還是增強版的,那力量是普通人的好幾倍,這隨便一掙扎,就把何平博士推了個大跟頭。

七十多歲的老人摔倒,那可不是一件小事,其他人全都趕過去攙扶,還有幾個保鏢和雇傭兵,直接對趙盤釋放了靜電綁縛網。

趙盤瞬間失去了行動力,被拖倒在地動彈不得。

“我沒事,沒事,都閃開!”

何平嚷嚷著站了起來,他額頭皮膚磕到石頭上,劃破了三厘米長的口子,鮮血繞過眼眶從臉頰流淌下來。

這傷勢看起來很嚇人,實際上只是皮外傷,沒有骨折和臟腑傷害,對老人來說問題不大。

相較于自己受傷,老頭現在更關心趙盤的情況,他還埋怨保鏢不該動手,萬一弄壞了趙盤的意識核,那損失可就更大了。

趙盤悠悠醒轉,剛才的電擊突襲讓他的處理器宕機了,意識核看似沒有出毛病,何平才算松了口氣。

用手帕壓住傷口止血,他重啟了趙盤,并且向他解釋了研究方式,現在要去讀取他的工作日志,做一些數據分析,不會傷害到他。

“你好好配合我的研究,我會給你一個大大的回報。”

“什么回報?”

“到時候你會知道的。”

“不行,有什么好處你得先兌現,要不然我被你拆散了裝不回去怎么辦?”

趙盤帶著愧疚之情,討價還價的氣勢已經減弱了許多。

何平笑了笑:“好吧,本打算過一段時間再讓你們相見的。”

他招了招手,立刻有手下之人領會意思,去附近的磁浮車里叫了個人出來。

來的人是丁雨,只不過她為了躲避迫害,被迫整了容,換了發型和發色。

看到趙盤的虛擬面容,她哭著撲了過來,抱住趙盤冰冷的軀殼失聲痛哭。

趙盤傻呆呆地站在那里,心說這誰啊,哭我一身鼻涕淚水,會生銹的……

然而聽著聽著就不對勁了,這分明是丁雨的聲音啊!

他略微推開女人,仔細端詳著她的面容,那雙澄澈的眼睛,還有精致的耳朵、兩顆小虎牙,他終于試探著問了出來:“你是……丁雨?”

丁雨用手背擦了淚水,連連點頭:“盤哥,是我,是我啊!”

趙盤仍舊難以置信,驚愕地上下打量:“我的天,你怎么變樣了?”

“都是被逼的,如果不是博士,我可能早就死了,我們再也見不到面了。”

丁雨想要解釋,可一想起趙盤父母的死,還有自己的孩子現在不知道在哪里,一下子哽咽了,說不出話來。

眼看話題沉重,博士左手捂著頭,右手手杖敲了敲地面:“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你們快跟我進山洞,要是羅曼·塞納追查到這里,我們都得完蛋!”

慕容珊珊忽也一笑,道:那怎么!’师出,百里子与蹇叔子送其

“好了,下面我們開始上課。武學進修,要講究方法,科學系統進行。

早起晨練,而后晨讀,課前預習,課中認真聽講,課后完成實訓練習,晚上自習,勤修苦練,一日三省吾身……”

龍教習站在講臺侃侃而談。

突然,吳笑天神情呆滯,側目而視。

“噗!”石头感觉自己好像跟错了人了。

他心里暗自骂那坑死自己的叶家老祖宗:“叶换天……你这个坑逼,说好的满足我心愿呢?我当年被女娲遗弃,无力补苍天!送我的血脉之人竟然是如此现实,只知道泡妞和满脑子铜臭。”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骤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玄天帝主

胜过所迫

玄天帝主

编辑夸我帅

玄天帝主

非10

玄天帝主

博陵先生

玄天帝主

云淡雨润

玄天帝主

坟土荒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