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地震制造者》。

山腹是空的,方圆数十丈,堆着也很暗,叶开的眼睛却亮得像是

“咚咚咚”一陣走走形式的敲門聲響起,也沒等屋里人回話,主治醫生帶著兩個小護士應聲而入。“你怎么還帶著氧氣罩,不怕氧中毒么?便宜也不是這么占的。”主治醫生略有些責怪的看著靳言,兩步走過來一把拉下靳言臉上的氧氣罩掛在邊上。

靳言:“……”

達拉:“?”

醫生完全不顧及房間的氣場已經產生了某種微妙的變化,繼續冷臉教訓道:“你們這些年輕人,一天就知道趕時髦,玩什么自駕游,也不看看自己的技術行不行,幸虧那山崖也就幾米高,算你們命大!”

兩個小護士在后面竊竊地偷笑,還時不時的往靳言身上偷瞄,靳言雖然受傷略顯憔悴,但卻仍舊憔悴的很帥,反而少了些他平時那種痞里痞氣的勁。此時滿臉尷尬還帶著點生氣,更是讓人覺得十分可愛。

“駕照買的吧!”醫生又補了一刀。“怎么樣今天有沒有什么不舒服?”

靳言此刻騎虎難下,他硬著頭皮搖了搖頭。頓時感受到來自達拉鋒利如刀一般的目光。

“沒事別老躺著,適當動動有助于恢復。”醫生撇下一句,就瀟灑的推門而出,小護士臨走前還沖他笑著眨眨眼睛。

隨著房門“砰”的一聲關閉,屋內的兩人面面相覷,靳言感受到來自達拉充滿殺氣的目光在一寸寸的逼近,看的靳言不寒而栗。“你干嘛!你想干嘛!謀殺親夫嗎?”

“你是誰親夫!”達拉生氣的對他叫道。

“我昨天好像記得有人說,她會對我負責的!是誰呢?”靳言抬起一雙桃花眼笑著看達拉,那笑容說不出的透著迷人的壞氣。

“我說的是如果你真有個三長兩短,我會對你負責任的。你有嗎?如果你沒有,我現在馬上就可以讓你有!”達拉羞憤的叫道。等一下!“?嗯!”。

“嗯?”靳言臉上的表情此時出奇的精彩,“啊!我錯了,救命!”

達拉對著靳言一頓暴揍。她吼道:“你昨天晚上就醒了!”

靳言無辜地眨巴這眼睛,“明明是你把我吵醒的。”

達拉惱羞成怒:“你這個人怎么能這樣!你不知道別人在擔心你嗎?只顧自己不顧別人的感受,你太過分了!”說著竟眼圈發紅掉下了一串眼淚來。

靳言一愣,他還從來沒見過達拉哭,他趕緊委屈巴巴怯聲說:“對不起、對不起,你別……你別哭啊。”說著他費力抬手給達拉擦眼淚。“你說出那些話的時候,我實在不舍得醒來破壞那氣氛……我錯了!”

達拉慪氣的向旁邊一閃躲開了他的手,她說的也是氣話,她當然不是真的認為靳言是只顧自己不顧別人了。靳言咧嘴一笑趕緊哄道:“仙女連哭都這么漂亮。”

達拉瞪了他一眼,“你到底有沒有正經的時候!”

“我一直很正經啊。”他滿眼笑的面若桃花。“我對你說的每一句都是心里話。”達拉被他看的都有些不自在了。“我去給你倒水!”她起身走開了。靳言則一直用那雙泛著三尺桃花潭水的目光似笑非笑地盯著達拉一寸都不舍得離開。

“水!”達拉將水杯遞到靳言面前。

“喂我。”靳言撒嬌道。

“不喝算了。”達拉說著就要收回手。靳言一把拉住達拉的手腕,由于動作過猛扯得胸口一陣撕裂的疼痛,“嘶”。達拉目光緊了一下,但轉念一想這小子別又是裝的吧,于是便沒搭理他。

“別呀,我一條命都換不來你一杯水嗎?”靳言咧嘴笑道,調侃的語氣中分明帶著些許失落。

達拉猶豫了片刻,“對人咱能別這么冷淡嗎?別人給你一顆糖。你不接著也就算了,咱有必要還背過身去么?”唐蕓數落她的話再次在她腦中響起。她也不知道為什么,有時候明明不是那么想的,但行為上卻總是非常傷人。就比如此時,她對靳言用命護著她這事,其實是真感動的,根本就是動了真心了,別說喂一杯水,就是真的對他負責任,她都…… 唉,她還是邁不過自己心里那個叫做千尺寒冰的深淵。”

等了片刻,靳言微微一笑,笑中摻著一絲絲苦澀,但被他很好的掩飾起來了,他松開達拉的手腕緩緩去接那杯水,胸口的疼痛搞得他微微皺了一下眉頭,隨著他的動作,達拉看到靳言敞開的領口中還纏著繃帶,雪白的繃帶上滲出紅褐色的血跡猶如一個個對她謾罵的小惡魔

沈深一惊,一步往前跨出,石屋又出现了。依然是十米左右的空旷地带,然后是一间普通的石屋。

好高明的禁制、好高明的幻阵。沈深不惊反喜,迅速在石屋中留下了几个自己的神识标记,然后一步跨出,接着回头。

无论视线或是神识,石屋再次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自己的神识标记还在一片虚无中隐约存在,沈深再不犹豫,迅速遁地而上。

十里、一百里,直到三百里之后,沈深的神识才猛然冲出了地面,扫到了外面大片的空旷。

石屋的正上方是一个......

,即以医自居。富顺王嬖浮动,换得巴掌与吻”,

說話間,林肖便從兜里掏出來了一枚小小的徽章,遞到了秦玉峰的面前。

秦玉峰的臉上,始終是帶著淡淡的笑容。他一直是靜靜地背負著雙手而立,想要看看林肖現在能夠搞出怎樣的花樣來。

但當他看到林肖手中這枚徽章的時候,臉色隨之瞬間一變。

尤其是秦玉峰的眼神里面,更是充滿了一種無法言喻的神情。

他看著林肖,簡直不敢相信。

不敢相信面前這個其貌不揚的年輕人,竟然有著如此神秘的背景。

秦玉峰張了張嘴,竟然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過了片刻,這才開口道:“這是、你……”

他才準備說些什么,卻被林肖給制止了。

此時的林肖,面帶淡淡的微笑。

秦玉峰終于還是問出了自己心中,一直所想:“原來,這支隊伍真的存在嗎?”

“沒錯。”

堅定的回答,是對他的肯定。

秦玉峰在部隊二十年,心中一直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一定得弄清楚那支隊伍是否真的存在。

但那神秘的部隊,卻一直如同隱藏在暗夜里面的幻影一般,令人難以捉摸。

而現在,卻從林肖這邊看到了它存在的可能。

想不到林肖年紀輕輕居然就是這個神秘部隊的成員,秦玉峰的心中,不由自主地多了一絲肅穆之情。

那是一個令人崇敬的存在!

秦玉峰參軍的目的,就是為了報效國家。

后來得知了它的存在,更是想要加入進去。

但因為自身能力有限,他終究是沒有能夠加入。現在看到了林肖,當然是滿心歡喜,認為林肖完成了自己當初一直希望,卻沒有達成的愿望。

“秦局,我覺得這件事情,你自己清楚就好,不要跟外人提起。”

畢竟那支隊伍可是一個神秘的存在。

秦玉峰當然知道,連連說道:“嗯,你放心好了,我是不可能同外人說的。”

他的語氣,斬釘截鐵。

林肖笑了笑,又問:“那既然如此,我剛剛那個襲警的事情呢?”

“襲警?”

秦玉峰會心一笑。

雖然他的年紀已經不小了,但他對于這方面的門門道道,當然也相當清楚。

此刻,便見他微微一笑:“什么襲警,我可沒有看到。還有啊,這種事情,你就不用再麻煩我了吧?”

“多謝秦局。”

林肖笑了起來。

這件事情的真相究竟是什么樣子,秦玉峰已經沒有興趣知道了。

但就僅僅是憑這么一枚會漲,他就已經是絕對信任林肖了。

就在林肖和秦玉峰交談的時候,其他的人都是靜靜地站在一邊觀看著。

雖說眾人都在現場沒錯,但他們卻也不知道,林肖和秦玉峰具體談了一些什么。

而且,這時候,那個王康的心中一直是有不詳的感覺浮現出來。

但具體是個什么,他又說不清楚。

所以,王康這時候就有點不耐煩了,對林肖吼了一句:“臭小子,你好了沒有!堂堂局長,你還想跟人家嘮家常還是怎么的!”

而這個時候的林肖,也談論完了。

然后,便見他轉過身來,看向了王康:“你著什么急啊!又不是跟你談話,皇帝不急太監急。”

“王所長,具體的情況我已經了解過了。這位林先生沒有過錯,是你們搞錯了!所以,現在就讓他離開吧。”

秦玉峰的話說出口了。

而就在這一剎那,卻是瞬間引起全場的震驚。

尤其是王康,也更是滿臉的不滿:“秦局,您……您為什么要這樣做?您這是徇私枉法!”

“徇私枉法?笑話!”此時,林肖倒是極為不滿地笑了起來,“我根本就沒有犯法,又何來徇私,何來枉法?”

“就是,從頭到尾就是你這個人搞出來的鬧劇!”

唐芊芊也附和道。

王康還想要說些什么,但秦玉峰卻一下子就遏住了他的死穴:“王所長,我雖然才調到咱們這沒多長時間,但我好歹也是一個局長。怎么,難道我說話都不管用了嗎?”

“這……”

王康沒想到秦玉峰的態度居然轉變得如此徹底,令他倒是猝不及防。

不過,他可也不是吃素的。

此時的他,也只是哼了一聲,然后說道:“那如果秦局執意如此的話,我也沒什么好說的。就是希望您到時候,可不要因為相應的代價而后悔莫及啊!”

“那就不用勞煩王所長操心了,你最好還是稍微顧及一下你的手下濫用私刑的事情吧!”<覆滅,而煙消云散。”

“哦?繼續說。”朱標不置可否。

“是,”韓度只好繼續說下去,“北元是必須要滅掉的,因為北元皇帝還在。只要北元皇帝還存在一天,那么他便可隨時登高一呼舉兵南下,入侵我大明北方。北方便隨時都會處在危險當中,根本沒有一個安定的環境去休養生息、改善民生。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所以不管大明需要付出多大的代價,需要花費多長的時間,皇上一定會滅掉北元,為大明爭取到一個安寧的發展環境的。只是......”

韓度說到這里,不由地苦笑一下。

“只是什么?”朱標把手里的茶杯放下,身子不由地靠近了韓度一點。

“只是臣以為即便是滅掉北元,大明北方的威脅也不會徹底消失,也就是能夠爭取到一二十年的安寧罷了。”韓度搖頭。

“這,不可能吧?”朱標有些吃驚。

朱標雖然對老朱花費大力氣征伐北元有些意見,但是他的看法從來都和老朱是一致的,認為只要滅掉北元皇帝,那大明整個北方的威脅便徹底消失了。為了往后幾十上百年的安寧,哪怕是現在苦點累點,在朱標看來也是值得的。

可韓度卻說,就算是整個北元被滅掉,也不過是只能得到一二十年的安寧。

這和朱標心里期待的目標,差距委實有些大,由不得他不吃驚。

韓度見朱標不敢置信的樣子,心里一嘆,“有什么不可能的,事實就是如此。從洪武年藍玉俘虜了北元皇帝,徹底滅掉北元之后,不過十幾年時間,草原上便崛起數股勢力。等到朱棣篡位稱帝之后,連穩定天下都顧之不及,便又馬不停蹄的開始了五征蒙元,最后連朱棣都死在了征伐蒙元的路上,結果也沒有徹底消除大明北方的威脅。”

“殿下,人有強弱之別,國有大小之分。如果北元是像安南這樣的小國,那我大明自然可以憑借強大的軍力,短平快的徹底將其滅掉。因為國小民寡,土地狹小,沒有戰略縱深。”

“但是對于北元這樣的大國,卻不可以。”

“戰略縱深?”朱標不知道韓度口中的這個詞是什么意思,疑惑的問道。

韓度又向朱標解釋了一下,才準備繼續說下去。

韓度挪動了幾個空茶杯,示例給朱標看,“殿下請看,北元國土廣袤,東至東海,西至西域以西,橫跨萬里,論國土比之我大明還大。殿下學富五車想必也知道古人說過,行軍千里必蹶上將軍的道理,而我大明如果要想征伐北元,又何止是行軍千里,甚至如果北元皇帝一心北逃或者向西的話,那我軍即便是追擊數千里,也未必就能夠追的上。”

“而殿下應該知道,數千里追擊,別的不說,光是糧草的運輸便足以將朝廷壓垮。”

“是啊,”朱標臉色無比的難看,“糧草從大都出發,運到數千里之外,恐怕一擔糧食只能剩下幾斤,如此一來,如此一來北元只需要退到數千里之外,然后什么都不需要做,便可以坐視我大明自己被自己壓垮......”

朱標越想心里越發明亮,但臉色卻是越來越難看,抬頭看了韓度一眼,深深的說道,“還好極北之地苦寒,北元不會輕易的前往,還好你沒有在北元,否則大明便永無寧日。”

韓度被朱標的目光掃視著,感覺自己脖子有些涼颼颼的。

干笑一聲,“殿下高看臣了,臣也就紙上談兵的這么一說,論帶兵打仗,臣可是一竅不通。”

“是嗎?”朱標還是有些不信。

就剛才韓度的那一波高屋建瓴的分析,就不是一般人能夠做的出來的,一般人別說是做了,根本連想都想不到。

不信便看看北元,堂堂北元那么多人,但凡有一個有韓度的思想,那也不會蠢的接連南下,被大明給揍的鼻青臉腫還不悔改。

拳頭要收回來,再打出去,才會有力量。

如果只要北元能夠暫時脫離和大明的糾纏,休養生息上十年,那再次揮軍南下的時候,即便是大明都會變得岌岌可危起來,那才是真正的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如同添油戰術一般,一次次的南下,又一次次的被大明削弱實力。

朱標顯然也是想到了這一點,所以看向韓度的神色越發的充滿深意,甚至眼底還帶著一絲危險。

“自然是真的,”韓度點頭,解釋道,“臣也就對寶鈔的作用還算是有幾分了解,對于行軍打仗,臣真的是不在行,剛才也不過是臣的胡說八道而已,殿下可千萬別放在心上。”

該死的某乎,該死的鍵盤俠坑我。韓度要是還在后世的話,恨不得順著網線過去呼他們的臉。沒事在網上嗶嗶什么呢?沒事在網上吹什么牛呢?分析這,分析那的,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嗎?

說到底,還是怪自己最臭,顯擺什么呢?簡直就是自找麻煩。

“哈哈哈,你多慮了,孤可沒有放在心上。”朱標瞬間笑了起來,臉上的陰沉如同撥云見日般消失的一干二凈。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地震制造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屠龙战士五小强

撕枕犹眠

屠龙战士五小强

月落呜啼

屠龙战士五小强

南岛樱桃

屠龙战士五小强

无邪小正太

屠龙战士五小强

摩北

屠龙战士五小强

慕思在远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