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路可行》。

船身是极为坚固,而且富有弹力的木料打造的,而且还进行过多种工艺处理,极大增加了韧性,还有坚固程度。

巴斯林的船尾炮说是火炮,但实际上只是一个大火铳。

能够打到海盗船的距离,就算是不错了。

说是打穿海盗船的船身,那是不可能的。

除非是船尾炮的口径,再增加一倍!

哦,一倍可能还是不够的,至少增加两倍,这才算是有了真正可以称之为火炮的威力。

可以一发打穿海盗船的船身!

但是,仅仅打穿了海盗船的船身,也是没什么用处的。

海盗船上出现了一个直径三十厘米左右的窟窿,这对整个船体而言,根本就是无伤大雅的。

这样子的攻击,没有个几十下,海盗船几乎可以无视这样子的攻击。

寻常的船只也是同样如此。

说起来,这样子的攻击,也就只是对小舢板比较有用。

只是,小舢板的目标太小,很是难以命中的。

颇有些大炮打蚊子的感觉。

巴斯林很清楚这一点,他瞄准的是海盗船的甲板,主要以对方的人员为目标。

适当的尝试攻击对方的船帆,还有其他的关键位置。

不过,甲板还是可以瞄准一下的,至于其他的关键位置,大致上,只能依靠运气。

现在,巴斯林的攻击很有成效。

他这边炮声一响,海盗船那边,所有船员就都趴在了地上。

这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

同时也是巴斯林精准射击被对方认可的表现。

“魂淡啊,只是一艘普通的商船上,竟然有这么厉害的炮手!你们这些家伙,难道不感觉馐愧吗?”副船长趴在地上,还不忘大声斥责自己这边的炮手们?

人与人之间,害怕的就是对比啊。

这个一对比,谁好,谁不好,就一目了然了。

没错的,正是如此啊。

巴斯林太强了,至于副船长这边的炮手,简直就好像是开玩笑!

不仅装填火炮的速度很慢,明明有两门火炮,但是加在一起的射击频率,还比不上对方的一门火炮!

乃至于,以这边的火炮为基准,巴斯林那边的火炮,分明打出了三门火炮的感觉。

嗯,不管巴斯林是个什么感觉,反正海盗船上的船员们分明的感觉如此。

“抱歉,副船长,但是,对方的炮手,真的是太强了!”炮手们真的很馐愧,但是有件事情,却也是必须要承认的。

大家都是技术工种,因此,谁的本事更好,谁就值得钦佩。

这一点没的说!

海盗船上的炮手们很是钦佩巴斯林,虽然他们并不知道巴斯林就是对方的炮手。

“一群没用的废物,等到我们追上前面的船只,谁都不许伤到对方的炮手,我要让他成为我们船上的炮手!哦,是炮长,专门指挥你们这些没用的废物!”副船长已经开始畅想未来,船上若是有一个优秀的炮手,那该是多好的一件事情。

前面船只的上的炮手,自己绝对要拿下。

说起来,也是幸好对方的火炮没什么威力!

否则的话,副船长只能放弃眼前的船只。

这般的打下去,副船长绝对是撑不住的。

当然,就算是他撑得住,船只也是撑不住的,一定会被对方打到散架的。

副船长首次认识到了一个好的炮手在海战当中的重要性。

话说,其说不定会改变海战的形势呢!

副船长也是一个有远见的人,在他的脑中不由得开始浮现出来一个景象,那就是一艘满载着强大火力的船只,其有着数十门强大的火炮,而且还有着宛如前面船只的优秀炮手,当其瞄准了目标,数十门火炮齐发,其威力之强,副船长简直不敢想!

好像自己乘坐的这般海盗船,恐怕就只是一次,就会在其的面前,粉身碎骨。

就是这么的可怕!

以后的海战,连对方的船只都靠近不了。

这个海洋将会变成大船火炮的时代。

副船长一时间不由得有些神往。

头顶之上,炮子呼啸而过,一瞬间飞过了甲板上的一道线,其带着击碎的物品碎片,冲向海面。

接下来,副船长等人纷纷的抬头起来,继续他们之前做的事情。

大家一副很熟练的样子。

站起身来的副船长恢复到了正常的状况,大船火炮什么的,暂时被其遗忘在脑后了,更何况,在副船长理智的思考之下,他发现这个事情,很难实现!

其他的暂且不说,就只是一个耗资的问题,就很难解决。

大船的造价不菲,火炮的造价更是惊人!

而且火炮的份量极为沉重,大船之上若是满载了火炮,很显然,就不能装载货物了!

不能装载货物,要怎么赚的钱啊?

开玩笑!

那岂不是赔钱吗?

赚的钱的生意,再不好都有做,至于赔钱的事情,就算是再好,也无人问津啊。

副船长松了一口气,大船火炮的时代,只是一个幻想啊。

不会出现的。

他对此很有自信。

毕竟只要是聪明人,都不会去做这样子的事情!

说起来,大船火炮唯一的用途,也就是用于战斗。

而且还是囯与囯之间的战斗,海盗之间可是用不起什么大船火炮的,其的造价太高了,根本没有海盗能够造的起。

就算是造出来了,海盗之间的战斗,大船火炮也是不好使的。

海盗们可是极为灵活的,一看打不过,就会立即逃跑。

182 易藍罵戰!必勝法則!

詫異歸詫異,但秦崢、公孫沐雨不明白就算是能夠操控這種純粹的元素力量又對身體的“儀表”又有什么影響?

這就是沖舞對土元素高超的操控了,不僅能夠凝化出“石甲”,更能控制自然間的雜質使其脫離自己的身體。

而且據沖舞講述,土元素是最富含各種“珍貴物質”的元素了,所以沖舞渾身充滿土元素力量便能夠使其永遠看起來“光彩奪目”。

土元素竟然還擁有能夠“美容、養顏”的本事?這還真的讓秦崢、公孫......

”“看来你这小子的造化真不错時閉口,說的話也完全一字不差

留下的那個警察,那還是因為在洞口安慰那位報警女士才免過一劫。他也嚇慘了,哆哆嗦嗦摸出手機給接警中心呼叫支援。

接警中心領導感覺事情嚴重,就安排刑警大隊出警。隊長熊曉歐以為遇到重大刑事案件,帶著兩車人就奔赴現場,聽完派出所民警的匯報后,表情也凝重起來。

但他沒有貿然安排人員進隧道探查,能在省會城市擔任刑警隊隊長一職,熊曉歐自有他的過人之處,處理事情也比一般人細致縝密。

他最擔心的是隧道里要么有窮兇極惡的歹徒,要么有攜帶武器的精神病人,對進去的人實施無差別攻擊。

在問清楚出事兒的具體時間后,首先安排人手守住隧道兩邊,同時打電話讓信息技術中心的同志查看相應時間段隧道周邊的所有監控,是否有人從隧道出來,再給火車站聯系,事情處理完之前,暫停發車。

從派出所民警進入隧道,再到熊曉歐安排人員堵住隧道兩頭,也就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沒一會兒,信息中心的同志就打電話回來,肯定的告知他,這個時間段隧道里沒有人員出來。

熊曉歐拳頭一拽,看來犯罪嫌疑人還在隧道里,他立刻給隊里打電話,調來了不少精兵強將。

他也吃不準對方有幾個人,都是些什么樣的武器,不說前面的一男一女,后面進去的可是兩個警察,能不動聲響瞬間放倒兩個警察的,應該不是一個人,而且戰斗力絕對不會差。

熊曉歐見隧道里沒有動靜,也不知道那四個人是死是活,如果貿然強攻,傷了或者殺了人質,都得不償失。

便招呼隊員先把警戒線拉上,槍里全都壓上實彈,把洞口嚴防死守。

他則拿著喊話器朝里面喊話,可任憑他這個刑警隊長把口水都喊干了,歹徒就是不給面子,躲在里面哼都不哼一聲兒。

他又讓人拿來幾把強光手電,向隧道里射去,隧道有好幾百米,里面漆黑一片,手電光根本照不到多遠。

好在隊里最近配發了高科技裝備,帶紅外線高清攝像頭的遙控機器人,熊曉歐二話不說,安排人把隊里的寶貝帶過來。此刻,技術人員正在小心翼翼的操作機器人進隧道打探,他則盯住屏幕上實時傳輸出來的畫面研究解救思路。

林驍的嚎叫打斷了他的思路,讓他大為光火,剛才那個女人的哭喊就已經讓他心煩意亂了,這會兒又冒出一個來,心里非常不痛快。

很快,問清原由的小警察回來報告:“是被害者家屬,他接到那個女人,也就是他表姐的電話趕來的。”

熊曉歐不悅的說:“真是事兒多,這會兒千萬不要泄露消息,免得對人群造成恐慌。”想了想,安排道:“讓那個女人過去和他待在一起,把電話給他們關機,保管起來,這邊的事情處理完之前,不準讓他們離開現場。還有,疏散人群。”

小警察看著周圍越來越多的人聚集,面露難色:“熊隊,人群恐怕不好疏散吶。”

熊曉歐擺擺手:“別在這打擾我,執行命令。”

經過小警察的交涉,外圍警戒的警察把林驍放入警戒線以內,然后收了他的手機,讓他就這么在路邊兒坐著。

沒一會兒,一個滿臉淚水的女人在另外一個警察的陪同下,安排到了林驍旁邊坐下。

林驍生怕穿幫,一邊悄悄給她眨眼睛一邊說道:“表姐,剛才你給我打電話打的這么急,表哥究竟怎么了?”

女人看著他,迷糊的問:“你是林道……”隨即,恍然大悟:“表弟啊,你來了就好,姐真的是沒有辦法了。”

女人說著,用眼光去瞄身邊的警察,好在此時所有警察的注意力都在隧道那邊,反而沒有人關注他們倆。

女人這才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講出了什么事兒。

給林驍打電話的女人叫吳佳琳,平時是個攝影愛好者,拍的一些作品還在省里得過獎。弟弟今天拍結婚照,她親自出馬,挑選出幾處比較有特色的場景,天一亮就出了門。

為了拍出不尋常的照片,吳佳琳挑選的地方都比較獨特,盡是些有歷史意義的老建筑或者比較偏僻的地方,就比如現在的紅山隧道。

起先,她在隧道口給弟弟拍了幾組照片,都不是很滿意,完全沒有找到感覺。

后來靈感迸發,她讓弟弟和未婚妻牽著手從隧道里面走出來,要那種通過隧道,即將邁出洞口的畫面。寓意他們通過幸福的隧道,迎接這輩子絕不能再放任小舅繼續渾渾噩噩下去了,也不能再任由他跟那些狼心狗肺的酒肉朋友繼續交往下去,得給他找點事兒干才成。

“我這回收站如何經營我心里有數,倒是您,今后怎么打算的?”拿起個羊蹄啃著,高天問陳志平道。

“我能有什么打算啊,混唄。要不,小舅屈尊,去你回收公司干個經理?”陳志平滿不在乎的說道。

噗!

羊骨頭從高天嘴里噴出來,噴的陳志平滿臉都是碎肉沫子。

“操,真惡心!”陳志平拿手被擦著臉說道。

高天劇烈咳嗽了兩聲,捂著胸口說道:“不帶您這樣的啊,人嚇人嚇死人。哦,我明白了,這才是您今天過來的主要目的吧。”

陳志平有點尷尬,“前幾天你不是說給我找點事兒干么,這都過去好幾天了,你也沒個準信兒,讓你舅老是提心吊膽、惶惶不安的。”

高天不是沒考慮過給小舅找點啥事情干,他反而想了很多,要說這八十年代中后期,最賺錢的行業有三種,分別是開出租的,當廚師的和干個體的。

以小舅的浪蕩脾氣,讓他去開出租車,他干不了幾天就得顛兒,當廚師吧,更不可能了,他沒這門手藝,因此,干個體就成了唯一的選擇。

但具體從事哪個行業,高天覺得,得充分發揮小舅的特長才行。

只不過,小舅除了雞兒特長外,其他方面似乎都不太長,這就讓高天有些上頭了。

當然,小舅也不是真的一無是處,他嘴皮子溜嗖,能說會道的,擅長跟人打交道,別人辦不到的事情,他兩句話一說,就能把對方噴的分不清東南西北來,這貨是個標準的京城侃爺。

除此之外,東奔西走南征北戰的他也不怵頭,小舅舅天生好動,高天記得姥爺曾經說過,這家伙有多動癥。

也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

基于他這兩種特性,高天給他選了一個行業。

“去我那兒您就別想了,我給您尋思了個別的活兒,不知道您感興趣不?”高天笑瞇瞇的誘惑小舅舅說。

陳志平知道自己這外甥腦瓜子靈活,本事也不小,聞言立刻來了精神,忙問道:“啥活兒啊,說來聽聽。”

就連高源都豎起了耳朵,一副聚精會神的樣子望著自己親哥。

夾了筷子醬牛肉放進嘴里,慢條斯理地咀嚼著,一撩眼皮,發現小舅急的眼珠子都快冒火了,吊足了他胃口的高天方才沉聲說道:“賣衣服。”

陳志平像是只泄了氣的皮球,翻著白眼說道:“就這啊。”

“咋?你還看不起這個行當不成?”高天驚訝了。

要知道,這年頭即便是京城人,穿衣打扮還大多以軍綠和黑灰青色為主,你到大街上看一看,南來的北往的,大家穿著都很質樸,色澤也很單調。

但是在千里之外的廣州,受港澳臺影響,人們已經開始學習如何打扮自己了,戴蛤蟆鏡,留長頭發,穿喇叭褲蝙蝠衫的年輕人遍地都是,引領著這個時代的潮流。

高天的想法就是,把小舅打發到南方去看一看,讓他切身體會一下改革開放最前沿城市的人們是個什么樣子的。

高天相信,當他親身感受過之后,思想就會轉變過來,再進批貨回來,掙一筆是不成問題的。

臨到年根兒了,手上有貨就不愁賣,況且還是新潮服裝。

陳志平可不知道高天的想法,他對倒騰服裝顯然不屑一顧,撇著嘴說道:“這年頭,有關系的倒騰批文,沒關系的打打零工,不管倒批文還是打零工,只是要肯下力氣就餓不死人,唯獨你說得賣衣服掙不了倆錢兒。”

“那得分賣什么衣服。”高天笑著說道,端起酒杯走了一個。

“說起這個來,你就真不如你小舅我了解的清楚了,現在流行啥,那肯定是棉紡的碎花裙啊,的確良時代馬上就要一去不復返了。尤其是這幾年,棉花大豐收,棉紡織行業正處在高速發展時期,棉紡衣服尤為吃香,但是國有廠子不好打交道,個人想拿貨很難,即便通過關系拿到了貨,也賺不了幾個錢。”陳志平說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路可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资本之道

夏夜如瞳

资本之道

五项嫡

资本之道

投鞑是种病

资本之道

凉粥

资本之道

于欢

资本之道

天常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