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现在怕了?》。

獨孤言雖然被踢飛,但是肥頭大耳的人下盤不穩,出腳的力道不是很大,并沒有對獨孤言造成實際傷害,獨孤言被踢到一個帳篷上,帳篷已經被撕裂,獨孤言一看見一群女子一絲不掛,其中一人正是沈碧,這些女子不是無名村的女子還能是什么村的,獨孤言大怒,沈碧年方三七,即使嫁人也給自己送過這么多年的飯菜,自然存在感情,獨孤言不敢多想,趁著間隙直接吞了三粒丹藥,本來獨孤求敗在信中囑咐不可過多服用,但是情急之下獨孤言已經顧不得那么多,三粒下肚,內力迅猛提升,一股錐心之痛涌入獨孤言的膻中穴(順應大法的源頭,內力匯集之地,同時也是竅門所在,但是內力護身,膻中穴是最為強大所在,所以順應大法又可是說是沒有竅門)內,獨孤言露出的深邃的眼神,兩股眉毛變直英氣逼人,左手大小雙拇指彎曲到手心,中指、無名指和食指彎曲成爪,右手小拇指完全彎曲,中指、食指、大拇指成爪,無名指變成難以察覺的微微彎曲指向爪抓的方向,獨孤言有七大自創絕學,分別為順應大法、連環麒麟拳、瞬劍三式(原為連環麒麟拳的三招配合迷離幻影腿三個步法可以先聲奪人、先發制人,有出奇制勝、迅雷擊殺之效,現在變成極快的單手劍法,瞬劍三式雖然武功精妙,但是有一個弊端,速度越快,威力越小,從速度排名來看,三式分別是含光式、承影式、宵練式)、名將三十六劍、迷離幻影腿、九天十劍,而這招的起身一看便是第七的絕學翔鷹魔爪。

翔鷹魔爪是為獨孤言修煉第三層順應大法帶脈扭曲受傷后所創,翔鷹魔爪與其余六套自創功法不同,出招者幾乎是難以操控自身全力以赴戰斗的激烈情緒,同時自帶三分兇戾、嗜殺、邪魅之氣,精神上有點不似常態,故而獨孤言習得后取名魔爪,非危機關頭不可使用,獨孤言使出邪功一是因為沈碧失身,二是因為服用三倍的丹藥,內力不受控制才使出。

肥頭大耳的三當家還沒有注意,大搖大擺的上去被獨孤言一爪如掌一般擊中胸口擊飛,二當家見狀使出虎口大刀就是橫劈,獨孤言微微一個難以察覺的欠身竟然巧妙的躲開,右手沿著刀背滑去,左手以摧古拉朽之勢抓入了二當家胸口,直接穿過了皮甲,二當家驚訝,但是此時已經不是驚訝的時刻,下一秒二當家心臟劇痛暴斃身亡,尚有余溫的鮮血已經飛濺獨孤言的錐子臉和手中,獨孤言感到了鮮血的氣味,但是他似乎并沒有要停止的意思,如惡魔邪魅一笑將二當家分了尸。翔鷹魔爪,顧名思義,翱翔在天下的雄鷹,在空中俾睨天下,地上的萬物都要匍匐在強大無比惡魔的腳下,一切生物都是惡魔的奴仆,隨時隨刻都應該成為雄鷹的食物,不得也無法反抗。

二當家斃命后東方恒已經救出了村民,肥頭大耳呼喚所有人前來助陣合力試圖擊殺獨孤言,但是這些人怎么會是一個魔鬼的對手,況且二當家已死,士氣上就弱了一大截,獨孤言所敵之人沒有一人能夠茍活,所殺之人慘不忍睹,可謂是神形俱滅,世界上沒有人不惜命,二當家一行雖有二十余人,但是被東方恒打傷害五人,擊殺一人,沖在前面的三位高手也被獨孤言給殺了,誰還敢上前,眾人想后退,但是村民已經拿著農具和掉落的刀劍圍了上來,村民百人加上東方恒,已是退不可退,前后夾擊,但是人們都認為雙拳難敵四手,試著攻擊獨孤言然后立馬留走,便一齊沖向了獨孤言,哪里知道獨孤言現在已經是個魔鬼,幾乎全部是一擊斃命,即使沒有斃命此時也是重傷在地不起,獨孤言殺光了所有試圖逃跑的人,三當家還不服輸慌張說道:“我...犯過我,我已經派人去通知我大哥和四弟,如果我三天沒回去,他們馬上就來,他們可是汀州路上杭縣第一高手和汀州路蓮城縣第一高手,你...放了我,我讓我大哥四弟不找你麻煩。”肥頭大耳的三當家看似鎮定,但是身后冷汗直冒,他的內心慌極了,此時不過是在求饒。

獨孤言緩緩走來聽到三當家這樣

卻在這時,余音亦猛地轉醒了,并像是受到了驚嚇般,縮著身體,雙手捂著腹部和胸口,緊張地盯著秦烽喝道:“姐夫,你,你想干嘛,別過,過來啊?”

秦烽的身體一僵,怔怔的與她對視了數秒,從對方的眼神中讀到了與自己猜測一樣的意思,心里別提有多冤枉了。

這誤會怕是要鬧大了,必須立刻澄清,不然日后就沒法相處了,而且一旦傳到余鳳舞耳中,保不準還會鬧出多大的動靜來,說不定要賠了夫人又折兵呢。

下一刻,他直接向后騰身而起,再......

连城壁突然转过身,想逃出去。子一定要等到这时候才会送上岸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张小河以前只从一些酒鬼口中听过这句话,以为是那些酒仙为喝酒找的借口。

  如今才知道真有此事。

  谁能料到这难喝的酒水竟然有开人言语的效果,只要喝下去再难受的人也会舒服许多。

  虽然脸上看上去一副哀嚎痛哭的样子,但是心里确实好了很多。

  但是张小河是绝对不会用过酒来消愁的,整日买醉或许心里会好受,但是却并没有改变任何事情,因此这只是一种逃避。

  逃避则是因为,现实无法面对。

  这一夜,赵助喝了许多的酒,一直到酒水溢出口中,一直到呛得狼狈不堪。

  越是喝酒他越是说话,越是说话情绪就越是失控,直到后来更是两行泪水花花流,那模样可怜极了。

  张小河耳边都是他的话语,迷迷糊糊中,他听到他说。

  哥,我找你找得好久,那个时候我都以为你死了。

  他说,哥,妹妹不见了,我去了北疆中间,经过打他找到了大叔流下来的永恒塔,本来他是继承者的,回来之后妹妹就跑不见了。

  他说,哥,我娶妻了,我在大街上遇到她的,她拉着我到了一个小房间,她说她要养活孩子,只能这样。

  他说,哥啊我知道她不干净,但是我不介意,后来我真的娶了她,也好好照顾女儿,没想到我的仇家追了上来。

  他趴到了坐上,侧脸躺在桌子上,依旧在说,这是责备自己的话语。

  赵助恨自己呀,当初年轻气盛,看到有人受欺负就去救,然后就被寻仇了,那天他刚好不在,回到家之后就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母女。

  说着说着,就呜呜呜地哭了出来。

  张小河半醉半醒,他用手支撑着额头,听完这些话,他眉头一直是紧皱的,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舒展不开。

  几年时间能发生许多的事情,可没想到赵助却发生了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事情,这真是让人不知从何说起。

  最终赵助说着说着,就醉倒在了桌子上,张小河木楞愣地看着他的脸庞。

  那一张年轻的脸庞上面,有许多疤痕,好好一张面皮就被这些疤痕毁了。

  他轻轻摇了摇手中的酒壶,或许有的之后酒真的是一个必需品,因为有些事真的是忘不掉的,至少十年内是如此。

  他摇摇晃晃地搭理好床铺,然后把赵助抬了上去,这个时候张小河的酒已经醒了一大半。

  他看了看屋内的两个宠兽,先是把溯流叫到身边,然后又招了招手,示意那个小雪团子过来。

  雪团子犹犹豫豫,有些害怕不愿意靠近张小河。

  他小声说道:“我是你主人的二哥,你还怕我会害你们。”

  雪团子又是犹犹豫豫,但这次有了动摇。

  “我有些事要问你。”张小河小声说道。

  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雪团子微微点头,然后颔着首走到了他的身边。

  张小河拉起他的一双冰凉的手,然后带着两个宠兽,悄悄地钻到了军营帐篷外面。

  他伸手虚空一抓,然后一个人就被他从帐篷后面抓出来了。

  这个人正是当时用望远镜看他们的女副级,张小河早就发现了他,一直藏在这里偷听他们说话,肯定跟赵助有关系。

  张小河现在只想知道关于赵助的一切事情,也管不着抓的是谁。

  他飞速奔跑,几乎是几个瞬间,就到了岛屿另一边的一个沙堆。

  到了这里,张小河才松开了这个女副级。

  似乎是对张小河的能力感到惊讶,女副级当时就询问了他这是什么本领。

  张小河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是询问道:“你跟赵助是什么关系?”

  他的目光犀利,在月光的照射下发光。

  女副级忽然内心一震,然后说道:“上下级关系,我是他的唯一上级,他是我的警卫员。”

  她没有多说,但是张小河依旧能够看出她一定隐瞒了些什么,就算是上级,对下属如此关系,也有点奇怪吧,搞得她才是警卫员一样。

  他再次询问了一次,这次女副级才多说了一点。

  “我对他有意思,就是那一种意思。”说道这里她有明显的吞吞吐吐,眉眼也有些变化。

  张小河若有所思,这句话是实话,他可以肯定。

  “他刚刚说自己有妻子,这是怎么回事?”张小河接着逼问道。

  女副级反而不怕他威胁,说道:“这里全都是我们的人,你一个外人竟然在别人的地盘上威胁人。”

  “我只是想知道,是不是你仰慕他,然后派人杀了他的原配,然后嫁祸给他的仇人。”张小河眼神愈发犀利,两个眼睛像刀子一样。

  “不可能。”说道这里,她有些激动,“我参军的时候,原配就已经没有了。”

  “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呢!”张小河的感知敏锐。

  女副级觉得这个人很可恶,那种眼神更是让人厌恶,最终实在是不想跟他多说,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她呢见识到赵助的本事之后,就千方百计地把他拉到身边,成功拉到身边之后,自然要对这个新兵进行一些调查,以免路子不对。

  后来就得知他娶了一个那种女人为妻,那个女人的女儿也是在某次交易中怀上的。

  说道这里,她倒是表示对那个女人挺尊敬的,虽然坐着那种事,但是还是养活了女儿,可是这个世道也是知道的。

  以前的许多本事都没有用处了,现在只需要力量,要杀人的本事,而她没有,只好为娼。

  应该也是抱着一种遇到好人的心态吧,最后她真的遇到了赵助。

  赵助对母女俩都很好,并且不计前嫌,这是最让女副级所感动的。

  最后母女俩被仇家害死,之后就是整日街头买醉,一天人们没有在街头看到他,等他回来之后,脸上多了许多伤口。

  十几天之后,人们东西附近的一个组织被捣毁,所有人都被杀死。

  女副级确信地说,肯定是赵助干的,因为这个组织就是他的仇家。

  然后赵助就来参军,之后他们相处久了,女副级了解了他的为人,内心也生出一些仰慕,虽然几次表露心迹,可赵助就是不接受。

  他说他要杀尽仇家,而这个仇家就是进化神教。

  “进化神教。”张小河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想当初他们就差一点被进化神教追杀而死,如今赵助更是因为这个邪恶教派而受伤。

  他们还真是宿敌啊。

  “你知道进化神教,这是一个疯狂的教会,专门与残余国度为敌,他们四处改造人类,然后让这些半兽半人的生命为他们卖命。”

  “更可怕的是,进化神教的成员,几乎全都是卡牌师。”

  说到这里,女副级都有些忌惮,这卡牌师可不是随地都有,每一个卡牌师都是国度的精锐。

  若是给国度人们分等级的话,卡牌师必然是第一位,然后是服用了进化药剂的进化者,之后是救世科学家们。

  现阶段国度是以保命为主。

  卡牌是这种可以借助宠兽集团作战的战力,一个可以顶一个小军团。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张小河内心瞬间平静下来,本来他觉得自己没有多少事可以做了。

  这会才想起来,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扭曲的存在,这些东西,都是他需要警惕,以及消灭的。

  “我们的城市几乎每天都会被进化神教的人袭击,他们会抓许多的人,然后去做一个惨无人道的实验。”

  “我们军队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保护百姓,剿灭进化神教。”女副级越说越愤慨。

  她曾经亲眼见识过那些被做实验的,有的半个身体下连着一个兽躯,有的是用针线缝合,那线头有麻绳那么粗。

  大多数实验品都是失败的,只有点躯时不时挣扎,这就是一个人间地狱。

  自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她就下定决心要剿灭进化神教,军队里的其他军人也是如此,大家因为一个共同目标而团结起来。

  “你们知道进化神教的总部在哪里吗?”张小河语气平静地询问道。

  ”你要去?”女副级有些怀疑,进化神教的实力深不可测啊,他一个人怎么可能打得过。

  “你确实有些奇异的力量,但是不要小看进化神教,他们的卡牌师跟我们不一样,他们都宠兽是用人造出来的。”女副级提醒到。

  张小河不打断透露出什么力量,只是说道:“告诉我在哪里就好,剩下的事情我来解决。”

  女副级有些犹豫,最终还是答应,不过她说要等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之后再说。

  张小河也答应了下来,然后张小河就放她离开,小沙堆附近,只留下了一人两宠兽。

  张小河看了看小雪团子,从头到尾他都古灵精怪地看着四周,似乎很怕生的样子。

  他没有立刻跟他说话,而是先转向了溯流,张小河问他有没有信心处理掉进化神教。

  溯流倒是一点也不害怕,他相当的愤慨,作为贤王他刚正不阿,见不得这种残害同类的事情,爽快地答应下来。

  于是两人就做好了一个约定,他们一起剿灭进化神教,这个多年之前的老熟人,现在还在。

  而且早已壮大,就算是南疆也有他们的足迹,属实可怕。

  但是再如何,张小河也要清除这个组织,别的不管,进化神教他一定要消灭。

  “我问你一些事情,在你眼中赵助是个什么样的人?”张小河尽量温和的靠近小雪团子,然后问道。

  雪团子思索片刻,然后说道:

在一阵狂笑声中,杨磐咧开嘴对着自己的右臂狠狠咬下。

轰!!

伴随着四溅的血液,那漆黑一片的夜空中,一道血色的雷霆突然凭空出现,然后对着杨磐便劈了下来。

被血色雷霆劈中之后,杨磐的身体立刻便亮起了几乎照亮整座长湖镇的刺目血光,随后响起的便是一声宛如核爆般的恐怖炸响。

在杨磐变身结晶巨人引发这场恐怖的爆炸之下,在空中扭动挣扎的史矛革本来混沌的龙目中也恢复了一丝清明,仿佛是在这一刻恢复了一丝理智。

但没等史矛革做......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现在怕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末世逼王

北冥魑

末世逼王

真狼魂

末世逼王

暗黑烟花

末世逼王

青弓半月勾

末世逼王

驾雾

末世逼王

小小青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