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何处有仙器》。

小鱼儿附掌道:果然是相貌堂堂,威风凛凛”他长叹着接道:“你看,这庄院是何等广阔,庄中费用是何等

“屏山我知道。”

他指了指前邊的一條路,“你們朝著這條路走一直向前走就行,不知道二位是哪個村的?”

“…蓮花村!”

云生堅定回答道。

“哦哦,是一個好地方。”

“……”

問好路,兩個人就順著大爺畫的地圖走過去。

經過了一天的趕路,終于到了屏山。

看著熟悉的風景,呂澤笑了笑,“師兄,你說師父會不會已經回來了?”

云生:“…應該吧,師伯這么厲害的人,一定不會有事的!”

過了瀑布,呂澤就看到門口守著的幾個同門師兄弟。

“你們你總算回來了!”

說著,那名弟子跪了下去。

云生皺眉,“到底發生了什么?”

“兩天前有一伙人來屏山,吳掌門已經暈過去了!”

“你說什么!”

聽到師父暈過去的事,云生想都沒想,直奔吳清羽的院子。

“師兄!等等我!”

呂澤跟了上去。

去了吳清羽的院子,院子里有好幾十個屏山弟子在。

“師父!你怎么樣了?”

云生焦急問道。

“我沒事。”

吳清羽躺在床上,臉色蒼白。

“師叔。”

呂澤站出來,“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

吳清羽直搖頭,“也許是屏山的仇家吧!”

“仇家……”

呂澤不禁想到,那天見到的白衣白發的男人,以及那天早上莫名的景先生,難道是師父……

呂澤:“師叔,不知道我師父……”

“你師父沒跟你們一起?”

吳清羽反問。

“什么?”

這也就是說,師父自打那天以后,就徹底失蹤了……

呂澤的眼皮越來越沉,頭就像爆炸了一樣……

云生:“師弟!”

呂澤似乎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里的師父還在,他教自己修習,可自己老是學不會,師父笑著罵自己笨……

呂澤睜開眼睛,原來一切,也只是夢而已。

云生湊上前,“師弟,你終于醒了!”

“師侄,感覺身體怎么樣?”

吳清羽關切問道。

“我們師父給你輸入了內功呢!”

吳清羽身邊的一個小徒弟插嘴說道。

“咳咳~”

吳清羽咳嗽兩聲,就再沒人敢說話了。

過了良久,吳清羽開口說道:“師侄放心,師兄的事云生已經說了,至于師兄,更不可能有事。”

呂澤坐起身,“所以,我師父幾天沒回來了?”

“……”

場面一時尷尬,無人敢接話。

云生安慰:“師弟,你先冷靜一下,師伯不會有事的。”

“是啊,師伯這么厲害,是不會有事的。”

房間里,幾個弟子討論著。

“夠了!”

吳清羽喊道:“你們還想不想讓小師弟好好休息一下了?都退下!”

說完,吳清羽皺眉看著呂澤說道:“你好好休息。”

云生跟著起身,“師弟,你好好冷靜一下。”

說完,幾人離開呂澤的房間。

呂澤才算是真正的靜了下來。

“不可能!師父一定是出事了!不然不會不回來!”

呂澤胡思亂想著,心里 卻十分擔心師父的安慰

安德烈放下手机,皱眉走到椅子前,坐下仰起头,大拇指轻轻地用力,揉着太阳穴缓解紧绷的精神。

“你的压力不小。”虚拟投影中,留着短白胡须的戈尔曼躺在红木躺椅上,双手抱着水杯。

“除了数钱什么都不用管,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吗?”看了他一眼,安德烈闭目养神,他最近忙得不可开交,身心都疲惫得厉害。

似是看出安德烈的憔悴,戈尔曼出奇地没有打击他:“施工场地的补偿费,砖仓正在报销。”

“不用了,已经有人给了。”

戈尔曼一愣......

店內跑入那少年男子,店外的少年女子停了下來,獨孤言對少女叫道:“姑娘他在店內。”少女一聽立即進入,少女在店內看見少男正欲追去,獨孤言起身左手擋住,但是獨孤言左手拿著說劍,少女誤會,拔出自己的佩劍道:“別攔著我,不然我連你一起打。”

獨孤言道:“年紀輕輕,長得這么好看,脾氣怎么那么差?”獨孤言也是實話實說,面前的少女的確長相出眾,雖然比不上南宮秋,但是在眾人眼中也算得上當之無愧的美女。

少女道:“我生氣不生氣,你管得著嗎?”

少男道:“朝虹,師弟們非要去,我在哪里就是喝喝酒,腰帶純粹是因為被酒灑到濕了,姑娘也是他們,不信你問他們。”

少女笑道:“你是大師兄,他們不聽你的,聽誰的,喝酒?喝花酒吧。你站住,我絕對不打你。”

少男看著少女瑟瑟發抖。

獨孤言道:“你這么大白天的追著一個大男人打不合規矩吧,你讓他以后怎么見人?”

少女怒了,拔劍道:“新雨朝虹領教了。”拔劍上前,獨孤言立即使用蝶影舞功躲避。

獨孤言給少男使了個眼色,少男正想離開,卻劍獨孤言拔出了說劍壓制住新雨朝虹,少男便立即拔劍進攻獨孤言,獨孤言一見,急忙閃躲,使出了戰平高麗架住少男和少女的進攻,少男道:“在下龍淵特來領教。”獨孤言一聽,沒想到這取人名居然與劍名一樣。

萬行風起身道:“主人幫他,居然他還要恩將仇報。”容艷彩只是一笑道:“坐下看著。”

獨孤言退后三步道:“且慢,我認輸。”

龍淵和新雨朝虹知道獨孤言手下留情,兩人異口同聲道:“多謝少俠手下留情。”龍淵道:“我們是浩然門的弟子,幾位如果有興趣可以來我浩然門做客,我是浩然門大師兄,也是可以說得上話的,親自接待諸位。”

新雨朝虹使勁捏了捏龍淵的耳朵,龍淵大叫,新雨朝虹松手道:“下不為例。”龍淵開心的跟著新雨朝虹離開。

何翠對獨孤言笑道:“你要去拜一拜神,早生貴子。”

容艷彩搖搖頭道:“言兒不信神明。”獨孤言點頭道:“裝神弄鬼的多了,神鬼自然就有。”

容艷彩道:“看來這浩然門要整改一番。”

獨孤言帶著萬行風前往浩然門,見有近百人聚集在浩然門外,為首的一人手持雙劍叫道:“叫你們掌門趕緊出來,并入我汝州派,不然我踏平你們浩然門。”

獨孤言走上前去,雙劍的那人道:“你們兩小子站住,你們是浩然門的嗎?”

獨孤言道:“算是吧。”

雙劍那人上前對獨孤言架著劍對浩然門內的人道:“快出來投降,不然我殺一個。”獨孤言回頭道:“我愿意投降。”

雙劍人收回武器道:“你倒是識像。”拍了一拍獨孤言的肩膀,但是下一秒,拍了肩膀的那整一條手斷了,獨孤言將雙劍人拉過來,萬行風用劍架住躺在地面的雙劍人。

獨孤言道:“交出所有武器,不然我要他好看。”

雙劍

而后雙手揮舞,施展閃云步朝兩個矮人追去。

眨眼之間便追了五里。這時張航終于看清那兩個萬毒教的矮人。

之間兩人身前擺放著十幾個小罐子。

兩人雙手揮舞不斷,將一道道魔氣打入罐中。

接著罐中便爆發出血腥氣味。

不過他們身邊的黑魔蟻卻如同沒有看見兩人一般,只是在他們身邊亂飛。

沒有一只對他們發動攻擊。

“咦。”這時一矮人驚訝的朝張航看來。

“快跑!”

那矮人接著喊道。

說完之后,那矮人揮手一道魔氣卷起身前的小罐子直接朝飛來。......

但王大洪却好像很不安,嗫嗫呐麽样一个人麽?是谁?柳无眉并张老头不禁叹息:对,你不能死太对不起我的梨子,心想把它们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何处有仙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吾在异世

敏大人

吾在异世

文不武

吾在异世

紫气东来

吾在异世

空白A123

吾在异世

弃笔书生

吾在异世

九命肥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