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地狱的中将们!》。

  一时间,命道仙宫的大军们浩浩荡荡的走了。

  二重山颠,只剩下躺了一地的可怜武者。

  落焰仙尊来到了叶枫面前,顺手就抄起了一串大腰子啃了一口:“叶枫,你运气不错啊,我还以为今天要血战一场了。”

  “年,时空魔祖称霸元魔界时其手里有两样至强宝物,这把释放五行,衍化冰风雷的芭蕉扇就是其一,其全力一击,足以消陨一个炼神修士。

其二则是时空元宝,相传,那枚时空元宝由炼野星君炼制,其内孕有一滴罗雀真血,再由时空魔祖的时空阵法铭刻其中,......

太守杀牛自祭孝妇家事及大渐受遗辅太子

陳淵把級的個守衛全部放在門口,擺門面嘛,誰都喜歡?把顯眼的裝備收好,換上普通的裝備,把身上的標識物品全部遮住?陳淵打算到另外四個城去看看,要知道自己開了四個城到現在還沒有去看的?

才來到大廳,就看到張曼青和歐陽雪菊她們個上線了?陳淵面帶笑容的看著她們說:“有時間上來玩了?走,我們去逛其他四個城去?”

歐陽雪菊嘟著個嘴巴說:“才不呢?我們向來有時間,只是家人不讓我們玩罷了?現在要我們來,是找你有事的?”

陳淵走上去對她們說:“有什么事先到里面坐著再說吧?”

到了大廳坐下后?張曼青也實在不好開口,也不知道怎么說?舒倩和舒雨更是低著頭,歐陽雪菊嘴巴嘟得更高了?站起來說:“天哥哥,事情是這樣的,劉家?林家?還有柳家的一些京城大家現在想要在游戲中建一個城,聽說你很厲害想要你來幫忙?”

陳淵奇怪的問:“他們要找我幫忙,怎么把你們也扯上了?”

歐陽雪菊氣憤的說:“還不是因為林家那沒用的,得罪了你?劉家就是上次那個跑到你家里來的那頭鬧事的狗?反正他們說和你都有點意見,所以讓我們來說?”

陳淵還是沒明白,問:“為什么要你們來說,你們和他們是什么關系?”

張曼青看著氣憤的歐陽雪菊安慰她,然后說:“因為柳家把游戲里很多機密的消息都透露給大家族了?所以現在大家都想到這個游戲里發展,只是由于對這個游戲的不了解,所以現在很多地方的同盟一起進來,這樣就可以減少很多的損失?現在我們京城所有的家族都知道,我們和你很熟悉,他們打算用最快的速度建立一個城?

資金他們不是問題,只是他們的能力現在還不行,因為他們了解建城后會有一起攻城的怪物?所以他們想請你幫助,而我們就是京城大家族其中家的人?”

陳淵問:“建城?怎么建城?你哪里得到的消息?”陳淵奇怪了,自己和龍天豪那么熟悉都還不清楚,怎么他們就這么厲害了?

張曼青慢慢的解釋說:“因為這次的家族會議我參加了?建城是只要在國王那申請就可以了,現在的國王就是誕生之城的城主?最開始建立的是一個村落,地方大小不限,出錢買地方,但是建筑物的規格有限制?申請建城必須是一個行會申請,行會等級成員不能低于個?只要有點貢獻度就可以申請一個村落,行會成員?點申請部落,行會成員?點申請城鎮,行會成員萬?萬點申請城池,行會成員萬?

每次提升都會有怪物攻城,打敗了怪物就升級成功,如果失敗了怪物會破壞所有的建筑,甚至占領城?就算最后搶回來也是個破爛的地方了,因為怪物會破壞所有的建設?

也可以購買守衛守城,村落能購買級的守衛?部落可購買級的守衛,城鎮可以購買級的守衛,城池能購買級的守衛?”

聽到張曼青的介紹陳淵覺得奇怪了,那自己怎么就能購買級的守衛呢?只是這個問她們也不知道,就問:“那不是要很多的錢才行?還要很多人?”

張曼青回答:“錢足夠了,我們一起京城大家每家萬?也招了很多人,就我們京城大家自己行會成員都有多?”

陳淵聽到他們的實力那么雄厚,問:“那你們怎么不去買多點守衛就可以了?”

張曼青點點頭說:“我們是準備買個弓箭守衛,個戰士守衛和個魔法守衛?只是為了以防萬一,所以想請你去幫忙?”

陳淵想著這有錢人用錢就是不一樣,隨便一出手就是那么多?守衛就用萬,城主那時候買的時候還沒有那么多呢?不過一想這一來城里%的利潤,不是就有萬了,不錯?陳淵點頭對她說:“你們來說了,那我絕對幫忙,呵呵?他們要你們來說,要是你們沒說成,那不是為難你們了?”

歐陽雪菊賭氣的說:“他們還有錢給你,你就多要點?”

張曼青看著歐陽雪菊把自己家的錢送給別人,有點好笑,但是轉念一想,自己何嘗不是這樣呢?本來家族是想少給點算一點,最后自己還不是爭取如果成功了給萬給陳淵?

陳淵回頭問張曼青,說:“還有待遇?”

張曼青點點頭,說:“如果守城成功了,你就有萬,如果失敗了,你也有萬?”

陳淵開心的點點頭,說:“不錯,大家族出手就是不同?你放心,到時候你喊我就是了?”語氣一轉,問:“現在我們去逛另外幾個城,去不去?”

歐陽雪菊立即忘記了剛才的不愉快,跳過來抱著陳淵的手臂,開心的說:“現在好了,我又能經常上來陪天哥哥玩了?走我們逛街去咯?”其他人也跟著陳淵一起走,有段時間沒上來了,來散散心也好?

張曼青看到陳淵答應下來,自己也輕松不少?也面帶笑容的看著歐陽雪菊,和他們邊走邊聊?

歐陽雪菊說:“天哥哥,你真厲害?你看上次你帶我去打僵尸,我現在已經級了?”

陳淵捏著她的鼻子說:“真的,那下次我再帶你去咯?”

舒倩指著歐陽雪菊說:“她不是級,她是級?”

歐陽雪菊伸口去咬舒倩的手,舒倩把馬上把手抽回?歐陽雪菊沒咬到,嘟著嘴說:“你才呢?”

來到傳送點,發現這里人還是不少?陳淵先來到雜貨店,看看這里有沒有什么新的東西出來?看了半天也沒見什么好東西出來,不過朱雀毛的仿制品到不少,只是相差太多了?和真的完全沒有可比性,陳淵看到回城卷?心想:自己也是有錢人,這東西該多買點放身上備用,老是要了來這買多麻煩?結果一次買了張,讓回城卷半天內斷銷?要是陳淵知道這回城卷就是城主府里面的氣系魔法師造出來的,會有什么感想?

走進傳送陣,發現還要用金幣才行,陳淵又是一陣開心,這東西還能為自己賺錢?傳送到個城隨便哪個城,全部都只要一個金幣?上次給了城主大哥那么多金幣后,陳淵每天都在想怎么能讓那萬金幣為自己賺回萬?

先來到朱雀城,陳淵來看的時候這里已經不是一片廢墟了,這里的空氣也充滿著熱氣,暖洋洋的?房子已經整修好了,街道也已經干凈了?只是在東城區和西城區的房子還沒建設好,南城區已經開了不少的商店,里面有一家比較大的商店——風月軒?看到風月軒里面感覺很好,一共有層樓,一樓是普通的裝備,樓是高級裝備的出售場地和書籍出售點?樓就是極品裝備買賣的地方了?樓就不好意思了,因為孫魅麗不在這里所以他們進不去?

這里的規劃和誕生之城一下,所以陳淵他們雖然沒有上去看,但是也知道上面應該是業務談判區?要知道現在基本上所有上檔次點的裝備都會被人拿到這里來賣?

接著看到旁邊有一個高樓,是拍賣會?是朱雀城拍賣場,現在在四個城里都有萬事通開的拍賣場,只是由于還沒有信得過的人,現在才開了朱雀和青龍城?才個能完全信任的人在幫他看場地,現在萬事通還在誕生之城交自己幾個親信,等那個人出來后又會多個城里有拍賣點了,那時候萬事通就有時間了?等人都到位后,到時候一個星期天拍賣東西,一個城一天?

前面還有個酒樓,這個是官方開的,外面還有守衛守著,怕有人鬧事?陳淵他們在這里逗留了一下,還每個人點了瓶酒?陳淵就是為了嘗下味道,張曼青則發現喝了這酒后,生命和魔力都約有提高,只是很少?后來在建城的時候要家族買完了所有的酒去,也讓守城的力量增加了一分?也讓陳淵間接的發了一筆?

歐陽雪菊喝了一口說:“天哥哥,這酒好難喝啊?”

陳淵笑著說:“當然難喝了,才金幣一壺?要是金幣一壺的保證不難喝?”

歐陽雪菊接著說:“那天哥哥,你要幫人家找那么好的酒來哦?”陳淵苦笑,怎么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攬了?只是也讓他因為歐陽雪菊的提醒,找城主大哥要了一大壇好酒?

接著他們來到了北區,這里是一些豪華的建筑,以一些高級住宅為主的地方?城主府也在這邊,歐陽雪菊看到這邊美好的風景?松開陳淵,在前面連蹦帶跳的跑著,其他人只是開心的看著她在那翩翩起舞?

突然在離城主府沒多遠的地方走出一群人,看著正在跑跑跳跳的歐陽雪菊,不名原因的火氣大盛的大聲喊:“你這肥鳥,在鬼晃什么晃?”

雪菊立即氣得大跳腳,拿出弓箭就是一箭射過去?那群人看到這時候居然還有人敢用箭射他們,都圍了過來,陳淵他們看到不對趕緊走了上去?

陳淵上前拉住雪菊,把大家也都拉攏到一起,暗自放一個透明的氣系防御魔法——氣盾,把所有人都圍進去?看到大家都進了魔法盾陳淵才放心,對著他們說:“你們這是想干什么,難道想在這里打劫嗎?”

一個手拿大刀的戰士走出來說:“什么我們打劫,是你們先攻擊我們的?”

陳淵冷冷的看著他們說:“就算是我們先攻擊的,你們要怎么解決呢?”

拿大刀的戰士冷哼了一聲,說:“怎么解決?哼,你們就陪我們金幣就算了?”

陳淵冷冷的說:“那你們開口倒也不是很大嗎!只是你們拿得動嗎?”

那些圍著的人一起和那戰士哈哈大笑,那戰士把手一伸,所有的人全部停下來,那紀律是沒話說?那戰士說:“還沒有我們逍遙會拿不動的東西,只要你拿得出?我們就收得起?”

這時候一隊巡邏的守衛過來了,看到這里情況馬上過來問:“你們這是干什么?”

陳淵發現那個帶隊問情況的居然是一個級的守衛,心想怎么連個帶隊的都是級的守衛?難道豪哥又買了守衛了嗎?

拿大刀的看到一群守衛過來了,也知道今天找不到什么好處了,但是就那女的先攻擊自己我准备的压缩饼干是标准的军用行军口粮,保存时间可以很长,所以留着以后吃。

我在茫茫的沙漠里,吃到新鲜的榨菜,除了搭配干粮之外,最重要的是补充流汗损失的盐分。

前面说过,即便我是修道之人,耐受能力要比普通人强的多,但是,如果身体的盐分流失过多,时间长了也是受不了的,如果碰到特殊情况动用法力,身体消耗的能量更大,更需要补充。在沙漠灵力最薄弱的地方,食物补充对修道者也同样重要。

骆驼的耐受能力很强,可是已经在茫茫的沙漠里面连续走了将近十个小时的路,这些牲畜也需要休息,并且给了这些骆驼吃过一些草料后,我自己钻进小帐篷内休息。那几头骆驼静静的趴在我的周围,嘴巴一张一合,好像互相在说话,又好像在咀嚼什么。

天渐渐的黑啦,我把头伸出帐篷的外面,看见漫天的繁星密密麻麻,可比我平时在城市里面看见的星星多出很多,而且感觉一闪一闪的星星格外清晰,好像我伸手就能够得到。

我从来没遇见过这么安静的夜晚,安静的星空,安静的大地,天地之间只有几头骆驼围着一个小小的帐篷。我可以肯定的是,我长了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壮观,这么美丽的星空。

我有种错觉,来沙漠不是来办关乎人界生存的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好像就是来这里旅游观光的,除了稍微孤独一些,一切还好。

这是我进入沙漠第一天的体验,沙漠远没有别人说的那样可怕,景色也很美丽,缺点就是白天热了一些。

现在晚上天气有些凉,昼夜温差远比内地的省份大得多,幸好我此时在温暖的睡袋里面。

接下来,一连连三天都是如此,我感觉沙漠太安静了,我更加确信,沙漠没有别人说的那样可怕,景色单调一些,容易迷路,因为没有任何参照物。再有就是白天的酷热。

但是那是只对普通人来说的,我平板电脑里面的实时更新的卫星地图,再加上我的神识,都不会让我迷失方向。

这种沙漠里的酷热,确实让人很难受,汗流浃背,然后再蒸干,衣服上留下白色的汗渍。

但是我不是普通人,身体的耐受能力不是人界普通的人可以比的,另外,我乘坐骆驼,不是靠我自己的体力,体内道家真气,灵泉之力和几丝星辰之力的运转,在茫茫的沙漠里跋涉,这种酷热对我来说,也是可以勉强忍受的。

这次的沙漠旅途有点孤独,可是孤独对修道者来说那又算什么呢,我新结识的朋友陈江,一个人在溶洞里生活了七八年,最多几个月的沙漠之旅,这点孤独又不算一件事情。

可是接下来的几天旅程,让我感觉到,我对沙漠的认识还是太肤浅了。

我刚刚进入沙漠的这几天,看到的都是沙漠美丽的一面,温柔的一面。

其实,浩瀚的沙漠还有我没有了解的凶狠无情,极其残酷的一面。没过多久,我就领教了,看似平静的沙漠,其实不但还有狂暴的一面,也有许多未知的危险。

这天,几匹骆驼,驮着我自己和李毅峰为我准备的物品在沙漠中正走着。

因为在若羌县城的军营里给我准备这些骆驼的武警少尉,告诉我,这些骆驼在沙漠里,一般情况下可以自己找到食物和水,所以携带的草料要省着用,宝贵的饮用水更是要控制使用,要尽量留给自己关键时候用。

但是三四天,这些骆驼还是找不到水和食物的情况下,就要给骆驼补充草料和饮水。

成年骆驼的采食量是惊人的,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轻易的给这些骆驼动用携带的草料,更不能动用饮水,饮水根本就没有带出骆驼的份额。一般情况下,骆驼都可以找到水源的。

这天开始时候的运气还真不错,这几头骆驼突然一改平时的稳健,变得有些兴奋,走的路线脱离了我预设的路线,我刚想吆喝着这些骆驼,让他们回到原来的路线,突然这几头骆驼开始奔跑起来,无论我怎么吆喝,也没有停下来。我有些奇怪,这些骆驼是怎么了,难道是发疯了吗?

我忽然想起了什么,进入沙漠以后,这几天风平浪静的,我都几乎以为自己是来旅游的,忘记自己是干什么来的啦。

难道在这茫茫的沙漠之中遇到可怕的存在?我的骆驼受到惊扰失控了吗?

我立刻在飞奔的骆驼上腾空而起,运用神识在四周探查,原来这几匹骆驼在前面不到一公里的地方发现了有水源,难怪我的这几头骆驼像发疯了似的往前跑。

骆驼这种动物,好像天生就是为沙漠而生的动物,对水源的敏感程度,竟然比我这个修道的人界天师敏感,着实让我虚惊了一场。

大约十几分钟以后,我的前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水潭,大约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整个水潭的外形就像一轮弯月,水潭的周围长着低矮稀疏的灌木丛。

水潭再往远处依旧是一望无际的浩瀚的黄沙,这一汪平静的水潭没有一点波浪,就像一面大镜子,倒映着碧蓝的天空。

在水潭的弧形的外缘,高耸着像小山一样的沙丘,那棱角分明的脊线,呈现出优美的弧度,看起来很有气势,这个庞大的沙丘和这个弯月形的水潭互相辉映,颇有美感。

这几匹骆驼一口气跑到水潭的边上,伸着长长的脖子,不停的喝着潭里的水,这几头骆驼足足喝了十几分钟,才抬起头来,嘴巴和鼻子不时的有水珠滚落。

我把这几头喝足水的骆驼放开,让他们自由的在水潭周围的灌木里寻找食物。我发现,这些灌木的细长的枝条长满尖刺,叶子很小,也很细,呈现的颜色是灰白色略带一点浅绿。

骆驼竟然不怕这种尖刺,用很灵活的唇舌,吃着这种灌木的细小的叶子,丝毫没有感到费力。

我看见水潭里的水清测见底,蹲下来,用这水洗了一把脸,感觉清爽无比。

我把这几天穿过的换下来的布满汗渍的衣服,全都找出来,用潭里的清水,全都投洗了一遍,在沙漠的灼热的日光下,没用多长时间就全部晒干。

这天几乎大半天我都没有赶路,好不容易遇到有水潭的地方,而且水潭周围还长有这些低矮的灌木,这几头骆驼进行进入沙漠以来第一次美餐。

这几头骆驼除了我到沙漠第一天宿营时候给了少许的草料之外,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啦,骆驼在沙漠里找到食物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今天就让它们好好的饱餐一顿再赶路也不迟。

在骆驼可以找到食物的情况下,我携带的那点草料不到万不得已时候,不会再轻易动用了。我不知道能用多长时间可以找到女魃,而且能否顺利的分离犼的残魂也不得而知,所以我要尽可能的在沙漠里多坚持一段时间。

我一直等到这几头骆驼吃饱喝足后,这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我才开始吆喝着这几头骆驼,开始继续赶路。

还没走没走多长时间,我就感觉酷热的天气竟然起了一点微风,这几天都是在酷热难耐之中赶路,太阳底下那么烤着,从来都没有一丝风,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老天竟然刮起了风。

我这会别提有多美了,这难得的一点微风,我就感觉酷热好像就消退了许多,竟然有点清爽的感觉,我决定趁这个机会抓紧赶路,要把今天在水潭边休整耽误的时间抢回来一点点。

可是,一直非常听话的这几头骆驼现在好像不太情愿赶路,总是停下来,在原地打转转,任凭我怎么吆喝,就是不往前走。

我心中有点恼火,用一根绳子,在这几头骆驼的屁股狠狠的抽了几下子,这几头骆驼这才迈开步子,又往前走了一小段路,就停下来,说什么也不肯往前走了。然后这几头骆驼竟然没等我的指令,自己就按照宿营的方式围着一个圈子,趴在那里。

“这帮畜生,真是不识好歹,刚休整完就不愿意走了,这是越待越懒了。

罢罢罢,本天师也好说话,不愿走就在这里宿营,明天赶路就是了。”

我一面咕哝着,一面取出帐篷和睡袋,只好在这里宿营。这时候,我明显感觉风好像大了不少,地上的一望无际的黄沙,这时候忽然扬起来一股一股的尘烟。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远处,在地平线的地方,好像万马奔腾一般,腾起的烟尘好像一条巨龙,隐隐约约听见轰隆隆的声音。不好,一个念头在我的脑海一闪,我遇到可怕的沙暴了。

我进入沙漠之前,在若羌县城,那名武警少尉和那些武警战士一再提醒我,沙漠里最危险的现象之一,就是遇到沙暴。

看来,这些武警战士生活在沙漠的边缘,经常进入沙漠里面执行任务,对沙漠的脾气很是了解,我虽然是人界的天师,可是,对沙漠了解的太少,还是修道之前,我读大学时候,从有关地理方面的书籍里,了解一点有限的沙漠知识。

看来,我又一次误会这些骆驼了,长期出入沙漠的骆驼,对沙漠中的沙暴天气,格外敏感,已经知道沙暴来临,所以不愿意往前赶路,用这种方式告诉我,躲避沙暴。

这几天一直风平浪静的,我也放松了警惕,以为那些武警战士老说沙漠危险可怕,我甚至认为他们有点危言耸听,人界普通人应对环境能力太孱弱,即使军人也是如此。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地狱的中将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太平天庭

夏炎炎

太平天庭

罗森

太平天庭

一笑生

太平天庭

魂枫子

太平天庭

流笑笑

太平天庭

历史里吹吹风